国家不救或救不了?紫光“蛇吞象”违约连环爆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国家不救或救不了?紫光“蛇吞象”违约连环爆(photo:RFA)
    国家不救或救不了?紫光“蛇吞象”违约连环爆(photo:RFA)

    被视为中国半导体国家队的清华紫光集团(Tsinghua Unigroup Co.)债务问题持续亮红灯,一天内爆出两笔债券违约的消息,专家分析紫光购并战略出问题。紫光是否反应出中国高科技业泡沫化的冰山一角?地方又是否和中央同心推动习近平主导的新基建政策?

    曾经夸口要买下台积电的中国紫光集团,继上个月十三亿元人民币债券违约之后,十日到期的人民币五十亿元公司债,以及境外四点五亿美元公司债,皆无力偿还本息。紫光芯盛表示,若上述美元债违约,将导致其发行的二十亿美元的交叉违约。紫光集团表示,因为公司流动性资金紧张,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资金,无法按期兑付本息,郑重向投资人致歉,后续将筹措资金并协调债务解决办法,努力达成债务延期及和解方案。紫光集团是中国大陆芯片生产自给自足的“中国制造二零二五”参与者之一。紫光集团深陷债务危机后,传出成都NAND工厂和重庆DRAM工厂的建设计划均面临停摆。紫光芯盛称,公司美元债自十一月十八日下午开始暂停交易,停牌仍将持续。

    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路透社)(photo:RFA)
    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路透社)(photo:RFA)

    紫光仗国家队资源大举并购 债务漏洞扩大台湾中央社报导,紫光集团仗着“国家队”资源大举并购,二○一三年,紫光集团以十七点八亿美元收购美国上市公司展讯通信;次年斥资九点一亿美元收购美国上市公司锐迪科微电子;二○一五年,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又豪言要并购台积电、买下联发科。紫光财报显示,截至二○二○年六月三十日,紫光集团的总资产为人民币二九六六点四九亿元,总负债为二零二九点三八亿元。而在走上并购道路前的二○一二年,紫光集团的总资产只有六十六点六三亿元,对应总负债也只有四十六点四七亿元。台湾今周刊报导,紫光集团二○一九年上半年披露的债券半年度报告显示,紫光集团总资产为二七四○点八八亿元人民币,总负债二○一九点五三亿元人民币,其中,一年内到期的有息债务为五八○点五一亿元人民币,紫光集团帐上现金却仅有三九三点一三亿元人民币,显然流动性可能出现问题。紫光集团二○一七年拿到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华芯投资的一千五百亿元人民币资金之后,筹资路不再一帆风顺,即使紫光后续试图引入国企海南联合、苏州高铁新城以及深圳投控投资,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之后,紫光在中国境内、境外共发行十六组债券募集资金。

    紫光被称为“并购狂”、“蛇吞象”。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经济所助研究员王国臣十一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紫光经营策略出现问题,“他们主要是采取并购,获取外国的技术拿回中国生产,付出高额并购成本,当获利不足,资金无法周转,还不了债,就爆出财务危机。 ”王国臣说:“紫光前几年出问题,比较好的部份,如记忆体储存等,慢慢剥离母公司,今年出事情不会意外,习近平虽然说要翻转芯片,不会希望无序的发展,对没有实力的企业盲目的投资。”王国臣说,紫光不算是国有企业,现在很多违约的不是国有企业,大型国有企业违约有限,应该是国家看到紫光半导体经营不善,让它面临违约、倒闭、破产。

    国家不救或救不了?紫光“蛇吞象”违约连环爆。(路透社)(photo:RFA)
    国家不救或救不了?紫光“蛇吞象”违约连环爆。(路透社)(photo:RFA)

    习近平主导芯片自主 地方政府和企业“假大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十四五”规划持续推动芯片自主和科技强国的目标,在中国多地正掀起“大跃进”式“全民造芯”热潮。但王国臣指出,很多企业以搞芯片为名领补助,实际在炒房。例如几个月前出事的武汉梦芯,就是向国家申请计划投注第一笔钱,等国家的钱汇进去,公司就将第一笔钱汇出来,形同做无本生意,一旦国家的钱不进去,就出现问题。王国臣说:“地方政府只是为了炒房地产,把那边价值提升,企业出资的可能不是为做芯片,把人挖角过去后,只是为了匡地方政府的钱,所以那些真的大老板看到地方政府钱进去之后,他第一个作法是把他之前投入的钱给撤出来。”王国臣表示,中央确实想发展高科技或半导体,但地方政府不见得愿意这样做,因为高科技要投注十年、二十年才能看到成果,地方官员升迁看的是五年内有无政绩,不愿做长期事情。今年一月到十月,地方投注新基建财政金额比例不到二位数,大约只有五%,可见,中央喊新基建,地方不愿发展,地方只是用新基建这顶“新帽子”去要资源,不做实事,地方政府也不懂高科技新基建。王国臣提到,美中贸易战制裁中芯、华为到中兴国际,紫光还不在美国首要制裁名单,纯粹是他经营不善,高科技产业的泡沫化也不是只有紫光,今年初清华下的北大方正也违约。预料中国高科技产业靠并购问题会一一浮现,尤其高科技是寡头的产业,像台积电几乎囊括所有半导体代工部份,所以紫光想从后面起来,最主要靠中国大陆政府的钱,早期一定处于亏损状态,到最后国家是不是要继续支撑他的企业,变成是他的抉择,中国政府势必会选择扶植真正发展得起来的企业,发展不起来的就废掉。

    中国政府宣示不救“野蛮的生长”?对有评论指向紫光出问题与中共派系斗争有关?王国臣说, 今年以来不管企业违约、银行挤兑潮有共同特征,就是负责人或重要管理阶层被起诉或已被抓走,与政治因素或有关系。王国臣认为,是中国政府不想再出手救紫光,具有宣示性的味道:“中国政府如果要让他违约就是会让他违约,宣示的效果,让地方政府,或一些准官方、准国有企业知道,中国大陆不允许半导体这样无序的发展、野蛮的生长,也要处理一些贪腐的问题。”东吴大学企管系讲师林修民分析,中国发展半导体向来属于国家资本主义,对紫光来说,之前有国家的支持,很容易成功,紫光可说是中国最大半导体集团之一,出现违约表示债务真是很大,因为美中贸易战下,封杀华为、中兴,大陆内需芯片告急,习近平主导全民大跃芯、全民大炼芯,倾全国之力发展自主芯片,出现了几千家甚至上万家所谓半导体企业,连原本卖海鲜、鱼丸、房地产等的公司,都宣称改做半导体,领政府补助。林修民认为,紫光的警讯透露出不是政府不救,是救不了,以紫光这样具指标性的芯片大厂都倒的话,很可能中国半导体产业会被冲垮。

    芯片被封杀危及共产党政权 习不会见死不救?

    林修民说:“中国现在所有使用监控系统的晶片,都必须要有芯片,不管在新疆、西藏设天网设备里都必须有芯片,所以一旦芯片被封杀,对中国共产党政局是非常大的威胁,所以习近平就算不喜欢,但是他还是会去救,所以(紫光)这件事情对中国芯片发展,是非常严重的打击,就算有政治斗争,以目前国家亟须半导体,不会让紫光倒的,应该是紫光债务的洞,大到救不了。”林修民也提到,中国发展半导体最糟糕的是不重视基础研究,只希望马上看到成果,中国发展强盛的都是微信、阿里巴巴等互联网软体,对底下基础研究,如半导体、物理、化学、化工、电路设计这些着墨较少。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台北报导   责编许书婷、胡力汉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