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中共培训外国政治人物 输出习近平思想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UDN,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新华社(photo:UDN)
    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新华社(photo:UDN)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一篇文章分析,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外联络部近年积极替外国政党安排训练课程,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虽不直接宣传专制,但展现强大中央集权的好处。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本月初宣告,中国共产党如期完成「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文章提到,中共当然想积极分享消灭贫穷的成就,今年10月,中共举办一场为期两天、大部分採虚拟形式进行的相关主题研讨会,有来自超过100国的近400人参与。

    中国官方媒体引述与会者的说法,呈现人人赞许中国进步的报导,但这场研讨会不只是关于扶持弱势,也是要夸耀中国的政治模式。

    在西方世界,有关中国外交的报导很大程度上是在谈论中国变得多么具有侵略性,有些中国外交人员因惯于反击外国批评而被称为「战狼」。

    相比之下,对西方国家以外的人来说,中国官员的言词温和得多,这些官员认为中国的治理形式让中国富起来,且可以帮助其他国家,因此宣扬这种治理形式的优点。

    即使在多党制的民主国家,也有一些人乐见这样的说法。有媒体报导,在扶贫论坛中,肯亚执政党秘书长杜朱(Raphael Tuju)说,他的政党应效法中共。

    习近平曾于2017年表示,中国的发展模式为其他国家提供了「新选项」、中国式的作法有助于解决人类的问题,这些言论在西方世界引起骚动。虽然他之后坚称中国没打算输出「中国模式」,实际上,中国官员却一直这么做,包括外交人员。

    这些官员中,很多效力于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例如近期策划脱贫研讨会的那些人。中联部的任务是在外国政党之间,争取对中国的支持。

    中联部虽不直接代表国家,在口头争论中也没什么作用,但作为中共分支,拥有的权力却不小,不仅与外交部密切配合,还互相交换人员。

    2017年底,中联部举办会议,广邀120国的政党领袖及成员,日本、纽西兰、美国都有人出席,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派代表参加。习近平在会议中发表演说,许多与会者还签署了「北京倡议」,称颂习近平和中共。中联部与政党打交道时,几乎来者不拒。

    在习近平治下,中联部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替外国政党安排训练课程,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中联部并不直接宣扬专制主义的好处,但任务明显是宣传强大中央集权领导的优点。

    中联部部长宋涛11月与36个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国家的政党领袖进行线上简报会,他宣称,中共在发展上的成就,证明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5年规画」有多睿智。

    宋涛对这些非洲政界人士说,中国制度可作为参考,「只有维持党的领导」,这些计画才能「保持在正确的轨道上」。

    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期间,中联部的工作大多在线上进行,重点经常是中国抗疫的成就,教条之一就是严格措施很有效;「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的相关阐述也常是主题。近几个月,安哥拉、刚果共和国、迦纳、莫三比克、巴拿马、委内瑞拉执政党官员都上过这类课程。

    在一些民主国家,如迦纳、肯亚、南非,中联部会赞助执政党成员到中国研习政党建设及治理。

    目前并不清楚这些外国政党成员在中国的训练课程中有什么收获,这些课程可能只是职涯发展的一种手段,或为了拍马屁而向习近平致敬的一种方式,毕竟中国在许多发展中国家都是很可观的放贷和投资来源。

    中联部号称已与超过160国、逾600个政治组织建立联系;在习近平执政期间,这类活动有增无减。

    替「国际研究季刊」(International StudiesQuarterly)撰文的学者哈克纳许(ChristineHackenesch)和贝德(Julia Bader)发现,在2012年到2017年之间,党对党的高层会议增加了50%,每年超过230场。

    捷克智库「解析中国」(Sinopsis)学者马定和(Martin Hala)曾说,这近似于塑造「新的共产国际」(new Comintern)。「共产国际」又称「第三国际」,是前苏共领袖列宁(Vladimir Lenin)成立、由共产党组成的国际组织。

    然而,中国的活动和「共产国际」之间有个明显差异:中国并不宣扬共产主义。中国的目的是展现一个国家未必要实行民主,也可以富起来。在讨厌民主制衡原则的政治人物耳里,中国的声音自然显得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