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上市后的担忧:富裕国家真的在囤货吗?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EBCTW,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新冠疫苗上市后的担忧:富裕国家真的在囤货吗?(photo:EBCTW)
    新冠疫苗上市后的担忧:富裕国家真的在囤货吗?(photo:EBCTW)

    疫苗的产量足够供应全球广大民众吗?(photo:EBCTW)
    疫苗的产量足够供应全球广大民众吗?(photo:EBCTW)

    看着疫苗这一周在英国推出,欣丹杜(Lois Chingandu)并未感到高——相反,她是担心。像我们大多数人一样,她也盼望着接种疫苗,让生活恢复正常。

    但是和当下的很多人不一样的是,她并不觉得看见了黑暗尽头的曙光。

    她的国家津巴布韦什么时候能够获得疫苗,目前仍然不明朗。

    「现在就只能是坐着干等,盼望我们能够在我的有生之年得到它,」她说,「我活在恐惧当中,害怕因为我坐在这个地方,就会感染新冠并且死去。」

    这听起来或许像是夸大,但是欣丹杜在过去看见过非常类似的情形。

    她为爱滋病(HIV)预防机构工作,在1990年代初的哈拉雷(津巴布韦首都),她每天都看着数以千计的人死于爱滋病,而当时是有药物可以阻止死亡的,只不过只有买得起的人才能使用。

    「最终,是要既得利益者决定是时候挽救穷人了,然后我们才会得到疫苗。

    「人民的疫苗」

    这个星期,欣丹杜参与了一项名为「人民的疫苗(People』s Vaccine)」的倡议,旨在告诫富裕国家——特别是美国、英国、欧盟各国以及加拿大——不要囤积疫苗。

    「人民的疫苗」旨在确保像津巴布韦这样的国家也能获得平等机会。(photo:EBCTW)
    「人民的疫苗」旨在确保像津巴布韦这样的国家也能获得平等机会。(photo:EBCTW)

    「我们知道他们大多数已经购买的疫苗是他们所需的三倍多,」她说。

    一些国家甚至买得更多,加拿大将会有足够为全国人口接种五次的疫苗存量。

    「一旦它们给了最优先的群体之后,就将会有多余的疫苗。目前没有讨论过要将疫苗送去贫穷国家,去给那些真的很需要它们的人,」欣丹杜说。

    这只是一部分的真相。目前有一个广泛覆盖的全球倡议,致力于将疫苗分发至世界各地,这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和一个国际疫苗倡议团体联盟所支持的。

    这个新冠疫苗保障机制(COVAX)的目标是,联合各国至同一个阵营当中,让它们能够与医药公司进行商讨。

    目前有189个国家参与。当中92个是中低收入国家,它们所使用的疫苗费用将会由捐献者支付。英国已经向这个基金捐献了5亿美元。

    其他国家则会自行负担疫苗费用,但是它们可能会得到比单独议价更好的价钱。它们目前已经就三种疫苗商定好了价钱,但是和所有的领先疫苗则仍然在谈判当中。

    但是,COVAX本身并不足够。墨西哥就是通过自行负担疫苗费用来参与这个计划的国家之一。

    时间就是一切

    玛塔·德尔加多强调,应该尽早推广使用疫苗。(photo:EBCTW)
    玛塔·德尔加多强调,应该尽早推广使用疫苗。(photo:EBCTW)

    玛塔·德尔加多是墨西哥的其中一个主要的疫苗谈判者。这项工作相当艰难。

    COVAX只覆盖了全国人口的20%,而它预订的疫苗仍然未获得批准。

    「我们在1月、2月、3月还是5月、7月获得疫苗,是不一样的。这些月份接种疫苗对墨西哥来说至关重要。」

    墨西哥现在是冬天,病例在迅速增加;任何拖延都可能是生死攸关的事情。

    于是德尔加多一直是直接和医药公司谈判。

    一个关键的时刻出现在10月13日,那一天她和她的团队与三家疫苗公司达成了协议。他们甚至预订了少量首批进入市场的辉瑞(Pfizer)疫苗,12月底左右在墨西哥推出。余下的将在之后到位。

    「但是至少在墨西哥,我们有钱买疫苗,」她说,「我看到过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现在没有足够的钱买疫苗,而它们也没有真的得到保证能够获取疫苗。」

    目前由牛津大学和医药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开发的疫苗,已经表明将不会从发展中国家的销售中营利。

    该疫苗在COVAX的名单中是一个重要的部分,但是目前尚得到批准在任何国家使用。而且,一种疫苗也不足以让全球接种。

    「人人都在抢一块蛋糕」

    苏尔坦博士说,在确定疫苗功效之前,有的国家难以承担购买疫苗的费用。(photo:EBCTW)
    苏尔坦博士说,在确定疫苗功效之前,有的国家难以承担购买疫苗的费用。(photo:EBCTW)

    就像墨西哥一样,巴基斯坦也在与第一家疫苗生产商进行对话。

    「我们肯定是在和富裕国家竞争,这是无疑的,」巴基斯坦卫生部的费萨尔·苏尔坦博士(Dr Faisal Sultan)说。他是有关谈判事务当中的核心人物。

    「每个人都在抢一块有限的蛋糕。蛋糕多大现在是固定了的,然后每个人都想得到一块。很明显,这是要争抢一番的。」

    他表示,目前为止的争夺的情况还算可以,但是他们仍然未能保证得到任何疫苗。巴基斯坦无法承担在确知疫苗有效之前就付钱。

    「那是一种奢侈,」他说,「我想只有少数几个国家可能会这样做。」

    「如果我们能得到东西和组合是对的,我们应该没问题,但是我们不能盲目下赌注。」

    巴基斯坦的主要大学都在为中国公司康希诺生物(CanSinoBio)的疫苗进行临牀测试,这可能对于该国的供应有帮助,但这并不是目前的一个等价交换条件。

    知识产权问题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而且,这还不纯粹是一个商业的问题。玛塔·德尔加多承认,墨西哥的良好外交关系在她的协议谈判成功当中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

    「企业是在国家内存在的,」苏尔坦也表示,「而当你谈国家的时候,政治和同盟关系之类的一切因素都会发挥影响。但是目前,我们已经试图做的是脱离任何地缘政治的摩擦,它或许有可能,也或许没有。」

    欣丹杜和「人民的疫苗」正在唿吁,要採用比外交甚至COVAX更加大刀阔斧的做法。

    他们想让疫苗企业将它们的知识产权共享,这样就能够制造出较为通用的一种疫苗。

    世界贸易组织(WTO)于周四进行了会议,决定是否会废除知识产权规则;它将于12月17日宣佈决定,但是大多数富裕国家都反对这一点。

    对于世界大多数地方来说,要获得疫苗仍然只有等待。

    「将会有人继续因新冠病毒而死亡,」欣丹杜说,「与此同时,在其他国家的人则在过着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