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为什么喜欢在公共场合裸体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EBCTW,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德国人为什么喜欢在公共场合裸体(photo:EBCTW)
    德国人为什么喜欢在公共场合裸体(photo:EBCTW)

    ▲今天,德国公共场合裸体的历史传统已经培养出一种广泛的关于解放身体的开放思想。(图/Getty Images)

    在柏林生活了四年,我接受了德国人凡事随性的精神。我在美国中西部长大,那里对裸体的态度与德国相比更为拘谨。

    在美国主流文化中,裸体通常被认为与性相关。但在德国,在某些日常场合脱衣服并不罕见。我已经习惯了裸体桑拿,在游泳池里裸泳,在德国游泳衣好象是生日派对上才穿的。当我在理疗前主动脱去衣服,按摩师感到惊讶,他说,美国人通常被要求脱衣服,才会去做。

    但是,正如谚语所说,你永远不会忘记你第一次在公共场合裸体。我是在柏林南部新克尔恩区(Neukolln)的汉瑟海德公园(Hasenheide)慢跑时初识裸体文化的,当时我遇到了一群沐浴在午后阳光下的裸体。后来,在与朋友交谈并通过谷歌研究过这个问题后,我发现在城市公园或海滩上偶遇裸体是柏林的一种仪式。

    然而,我所看到的并不是柏林享乐主义的一面,而是自由文化(Freikorperkultur),即「自由身体文化」的一个例子。裸体主义通常被简称为FKK,它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的生活密切相关。在德国,裸体主义作为一种公共行为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不像在西班牙的海滩上脱去你的上衣,裸体包含了一种更广泛、具有独特精神的德式运动,在德国历史上,在自然世界中脱去你的伪装是一种抵抗和解脱的行为。

    「裸体主义在德国有着悠久的传统,」柏林自由大学(Freie University)近代史副教授阿诺德·博格坎普尔(Arnd Bauerkamper)说。在19世纪末流行的「生活改革」(Lebensreform)哲学,内容包括提倡有机食品、性解放、替代医学和更简单的接近自然的生活方式。「这个运动针对工业现代性,反对19世纪晚期出现的新型社会形态,裸体主义是这个运动的一部分,」博格坎普尔说。

    在德国许多指定的海滩、露营地和公园,自由身体文化都被允许。(photo:EBCTW)
    在德国许多指定的海滩、露营地和公园,自由身体文化都被允许。(photo:EBCTW)

    据波茨坦莱布尼茨当代历史研究中心(the Leibniz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History Potsdam)的历史学家汉诺·霍赫穆斯(Hanno Hochmuth)称,这场改革运动在包括柏林在内的一些大城市尤其盛行,尽管这些城市将乡村生活浪漫化了。在魏玛时期(1918-1933),裸体海滩上出现了享受日光浴的资产阶级,但只是「非常、非常少的少数人」。根据博格坎普尔的说法,「在专制社会和帝国 年代(1871年至1918年),保守价值观令人窒息。这催生出了一种新的自由观。」

    1926年,艾尔弗雷德·科赫(Alfred Koch)创立了柏林裸体主义学校(Berlin School of Nudism),鼓励男女混合的裸体运动,继续相信户外裸体可以促进与自然的和谐和健康。虽然纳粹意识形态最初禁止,视其为不道德之源,但到1942年第三帝国已经软化了对公众裸体的限制。当然,这种宽容并没有扩展到被纳粹迫害的群体,比如犹太人和共产主义者。

    但直到德国战后分裂为东西两部分后的几十年,裸体运动才真正繁荣起来,尤其是在东德——裸体不再局限于资产阶级。据博格坎普尔说,对于生活在社会主义民主共和国的德国人来说,旅行、个人自由和消费品销售都受到限制,裸体主义在某种程度上就起到了「安全阀」的作用;通过提供一点「自由的活动」,在非常严格的状态下释放紧张压力。

    从小在东柏林长大的霍赫穆斯和父母一起去过裸体海滩。「有一种逃避现实的感觉,」他说。「(东德人)总是要满足共产党提出的各种要求,那是必须做的事情,比如参加政党集会,或者被要求在周末义务参加公共劳动。」

    在民主德国建国初期,一些放荡的东德人继续裸体洗澡,同时密切防范巡逻的警察。直到1971年埃里希·昂纳克(Erich Honecker)上台后,裸体运动才再次被正式允许。据博格坎普尔说,在昂纳克的领导下,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开始了对外和对内开放的进程,这一策略意在改变对外形象。

    东德贝尔瓦尔德海滩,人们尽情享受天体浴(photo:EBCTW)
    东德贝尔瓦尔德海滩,人们尽情享受天体浴(photo:EBCTW)

    他说:「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来说,主张『好吧,我们允许甚至鼓励裸体主义,我们是一个自由的社会』,这是是很有用的。」

    自从1990年东西德合併,前共产主义国家的各种禁令解除后,裸体文化开始衰落。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成千上万的裸体主义者挤满了露营地、海滩和公园。2019年,德国自由身体文化协会(German Association for Free Body Culture)仅有3万多名註册会员,其中许多人年龄都已经在五六十岁之间。

    然而今天,裸体主义继续成为德国文化,特别是前东德文化的深刻印记。它甚至偶尔成功地成为了爆炸式传播的头条新闻,比如今年夏天,在柏林湖边裸体运动指定区域,一名裸体男子追赶一头偷走了他笔记本电脑包的野猪。

    事实上,德国长期以来的裸体主义传统,使德国人对在公共场所不穿衣服有相当的宽容,认为这是一种健康的表现。正如我所发现的,允许裸体的空间仍然随处可以找到,而且通常与健康追求联系在一起。

    Nacktbaden.de网站上有一份整理的井井有条的德国海滩和公园名单,你可以在那里进行裸体日光浴;你也可以在桑拿和水疗中心脱下衣服;或者去哈尔茨山(Harz Mountains)、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Bavarian Alps)或萨克森-安哈尔特(Saxony-Anhalt)的森林里远足。或者,如果你想更正式一点,可以去柏林的体育俱乐部FSV Adolf Koch,那里有裸体瑜伽、排球、羽毛球和乒乓球。

    在许多方面,裸体运动的遗产让旅行者可以理解许多对东德人仍有凝聚力的价值观。斯特恩科普夫(Sylva Sternkopf)从小就去东德的裸体海滩,对她来说,这个国家的自由身体文化反映并传授了她某些价值观,她也要将其传递给孩子们,尤其是这个国家对他们自己身体的开放心态。

    她说:「我认为这仍然深深植根于我们这一代的东德人。」「我也试图把这一点教给我的孩子们,以这种方式教育他们,要对自己的身体开放,不要为赤身裸体感到羞耻。」

    对斯特恩科普夫来说,以一种无关性的方式看待裸体,也有助于人们学会透过外表去看待他人。通过把一切都暴露出来,人们更容易看到的不仅是一个身体,而是一个人。

    「如果你习惯了看到人们裸体,你就不会太在意外表,」她说。「我认为这在整个东德更为普遍:我们试着不从外表来判断一个人,但我们总是试着察看他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