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减碳排放的承诺引质疑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中国减碳排放的承诺引质疑(photo:RFA)
    中国减碳排放的承诺引质疑(photo:RFA)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12月12日就先前提出有关2060年碳中和目标宣布新的措施,表示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二氧化碳排放将下降65%以上。有专家指出,中国仍持续建造燃煤发电厂,恐为这些承诺增添变数。

    12日在《气候雄心峰会》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透过视频方式宣布数项气候变迁承诺,包含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他也再度重申今年九月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将于2030年前达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并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展现雄心 中国制定新气候目标

    单位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又称碳强度,代表每生产单位GDP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主要用来衡量一国经济与碳排放量之间的关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也在14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强调,中国将与各国合作应对气候变迁,并对承诺“说到做到”。

    “中国是推动全球气候治理的行动派和实干家,我们将说到做到。”汪文斌说。

    争取碳中和?中国新建更多燃煤电厂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 根据欧盟执行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的一份报告,2019年中国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30.34%。此外中国也是也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大的国家,忧思科学家联盟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 UCS)指出中国占全球排放量的28%。2020上半年尽管疫情肆虐,中国已着手新建1280万千瓦(12.8 GW)的煤电厂,占全球总量的85.3%,同时正计划建造更多的煤电厂。

    在12月14日一场由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举办的线上研讨会上,绿色和平组织亚洲区中国气候政策专家李硕就表达了他的担忧。

    “中国依旧持续建造更多燃煤发电厂。这不仅是在气候及环境保护方面,也是从经济面上来讲, 都很讽刺。现有的燃煤电厂只有一半的时间在运转,而它们已经开始赔钱。”李硕说道。

    根据绿色和平北京在今年九月的一份报告,随着绿能发电逐年增加,煤电市场需求下降与煤电装机持续增加,导致整体上煤电项目的利用和发电量占比越来越低,公司营收也逐渐降低。报告指出在过去五年内新增的煤电机组,每年有效运行2680小时,低于煤电项目的设计运行小时数5500小时,甚至比2019年全国煤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4416小时还要低。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重新强调到2030年碳强度要比2005下降65%以上(美联社)(photo:RFA)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重新强调到2030年碳强度要比2005下降65%以上(美联社)(photo:RFA)

    应对气候变迁 专家:须注重就业辅导

    研究和倡导组织“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北京办公室的中国项目气候与能源政策主任林明彻(Alvin Lin)也提到,能源转型不只是在气候变化上的议题,更需要留意过渡期的行业转型辅导,避免大量工人因此失业,造成经济上的问题。

    “在中国有近300万煤矿工人,也有许多在使用大量煤炭的重工业工作的人,很多时候部分工人没有受过很多教育,因此我们需要认真规划这一社会和经济转型,以免任何人落后。当我们更仔细考虑碳中和问题时还意味着我们需要研究国有企业、发电商,研究它们将如何脱碳(decarbonize)。”林明彻在会议上说。

    此外,习近平也宣布到2030年,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根据中国《经济参考报》报导,风电、太阳能行业在新冠疫情后复苏快速。根据国家能源局先前发布的数据,到2020年三季度末,全国风电、太阳能累计装机均达到2.23亿千瓦,报导也指出若风电、太阳能要累计完成12亿千瓦的目标,未来十年还需至少实现7.2亿千瓦的增长。

    美国候任总统拜登曾多次宣布将在就任后重返《巴黎协定》,李硕及林明彻也在会议上强调未来中美合作的必要性,双方须重建对话共同面对气候变迁挑战。

    记者:陈品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