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政府反对用铁矿税作为「最大武器」反制中国大陆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EBCTW,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澳大利亚政府反对用铁矿税作为「最大武器」反制中国大陆(photo:EBCTW)
    澳大利亚政府反对用铁矿税作为「最大武器」反制中国大陆(photo:EBCTW)

    ▲根据澳洲西太平洋银行的估算,中国大陆从澳洲入口六成的铁矿资源,两成则来自巴西。澳洲每年向中国大陆运送9亿吨的铁矿石。(图/REUTERS)

    澳大利亚参议员、也是前任联邦资源部长马特·卡纳万(Matt Canavan)唿吁,在中国大陆对澳洲葡萄酒、牛肉、海鲜、木头和煤碳等不同产品加征关税或禁止入口等措施之际,堪培拉(也称坎培拉)应该採取反制措施,对铁矿资源採取惩罚性征税。

    但有关建议遭现任联邦资源部长基思·皮特(Keith Pitt)否决,一些政界人士亦担心这样做会适得其反。

    铁矿为什么如此重要?

    根据澳洲西太平洋银行的估算,澳洲佔中国大陆铁矿资源进口的六成,澳洲每年向中国大陆运送9亿吨的铁矿石,巴西佔两成。

    近日,中国大陆对铁矿需求上升以及市场担心铁矿会成为另一被影响产业,铁矿价格升至多年来的高位,达至超过每吨150美元,远超10月份55美元的期货预估价。

    卡纳万认为,中国大陆不太容易找到找铁矿代替品,只需澳政府把税率调高1%,就可以每年额外获得8亿美元,用这些收入弥补受中国大陆贸易制裁的行业。

    「我们需要令中共付上代价,因为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去停止进一步的贸易限制,」卡纳万对当地媒体说,「我们要发出讯号,中国大陆每次对澳洲出口作进一步行动,那税款就会增加,只有中国大陆结束那不平等的贸易限制,关税才得以移除。」

    但如果这样做,澳大利亚便违反了2015年与中国大陆签署的自由贸易协议,很容易会成为被指责的目标,亦可能令贸易战线扩大至澳大利亚的採矿业,这将是该国经济命脉。

    澳大利亚政府正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诉讼,反对北京对其大麦及酒类产品征收关税,认为此举违反协议。

    基思·皮特表明不会考虑建议,认为澳洲需要保持承诺,在一个以规则为本的贸易体制下工作。

    另一名澳洲议员马克‧巴特勒(Mark Butler)则认为,利用澳大利亚最宝贵和最成功的出口产品来加剧贸易战,似乎最终只会弄巧成拙。

    民众抵制中资葡萄酒反击?

    有澳洲民众在社交媒体流传一份41间疑与中国大陆有关的葡萄酒公司,唿吁澳洲各界予以抵制。(photo:EBCTW)
    有澳洲民众在社交媒体流传一份41间疑与中国大陆有关的葡萄酒公司,唿吁澳洲各界予以抵制。(photo:EBCTW)

    过去十年,中国大陆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如今中国大陆佔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32.6%。虽然澳大利亚的经济不像很多国家那样依赖出口(约佔GDP的20%),但是出口直接关系到就业和福利,使得中国大陆成为澳大利亚繁荣的一大动力。

    自从澳大利亚政府在4月唿吁国际社会针对新冠疫情源头作出独立调查后,中澳关系进一步恶化,中国大陆先禁止部分牛肉出口,又对大麦征收80.5%的反倾销以及反补贴税。煤炭、糖、和龙虾也成为目标。中国大陆商务部上月底开始,採用保证金形式对澳洲相关葡萄酒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各公司保证金比率为107.1%至212.1%。

    中国大陆官员认为,一些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大陆销售的价格比其国内市场还便宜,因为澳大利亚政府採取了补贴政策,这构成倾销。澳大利亚否认了这一说法。

    根据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的数据,中国大陆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的最大目的地,在2020年前九个月佔其出口量的39%。

    中国大陆的这一连串强硬举动,有可能壮大了澳洲国内反对中国大陆阵营的声音。

    澳洲极右的一国党领袖保琳·汉森(Pauline Hanson)月初曾唿吁民众在圣诞节期间杯葛中国大陆制产品。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回应指,中国大陆对澳洲的经济行动,所有人都看在眼内,包括众多澳洲消费者,他们选购产品时会考虑到这些产品来自哪个国家。

    亦有澳洲民众在社交媒体流传一份41间疑与中国大陆有关的葡萄酒公司,唿吁澳洲各界予以抵制。

    这张名单上的确有一些葡萄酒公司是由中资公司持有大部分股权,其中一家被香港公司收购了的百利达酒庄(Palinda Wines)表明,只把酒出口到中国大陆,所以杯葛行动是完全无效。

    但名单上亦有一些公司的股权问题不明确,不能够清楚界定这些公司是否大部分属中国大陆资金。有人指出涉及的公司可能是由澳洲籍华人持有,不应该因而被制裁。

    一些公司则聘用当地人为主,予以抵制也会伤害到澳洲人。例如被中国大陆张裕先锋收购了大部分股权的南澳歌浓酒庄(Kilikanoon)则指,公司聘用的人大多是当地人,各界应该选择支持本土葡萄酒,而非伤害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