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航货机新涂装挨轰 没有增加台湾识别度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台湾中华航空全新777F双引擎全货机队新涂装亮相,货运标志“CARGO”中的字母C有台湾地图。(photo:RFA)
    台湾中华航空全新777F双引擎全货机队新涂装亮相,货运标志“CARGO”中的字母C有台湾地图。(photo:RFA)

    为了不被误认为中国籍的航空公司,台湾中华航空全新777F双引擎全货机队新涂装亮相,货运标志“CARGO”中的字母C有台湾地图,遭绿委批评“China”元素没消失,台湾不突出。行政院长苏贞昌答询强调,“飞得出去”和“看得见”是两大重点,未来客机换装会更努力。台湾在新冠疫情肆虐下捐赠口罩给许多国家,但执行载运口罩任务的中华航空公司,因为机身印有“CHINA AIRLINES”英文名,遭到中共谎称是中国民航机。台湾内部掀起要求华航改名的声浪。由于改名涉及到航权兹事体大,最后经立法院决议,在维持华航航权下以新机涂装增加台湾识别度作为折衷办法。中华航空最近引进777F全货机抵台,全新改装的涂装14日首度曝光,将“CHINA AIRLINES”字体缩小移到机尾,机身前方“货机”英文“CARGO”中的字母“C”放大镶崁着台湾地图。外界仍质疑辨识度不足。

    华航旧涂装“CHINA AIRLINES”遭中共谎称是中国民航机。(华航脸书)(photo:RFA)
    华航旧涂装“CHINA AIRLINES”遭中共谎称是中国民航机。(华航脸书)(photo:RFA)

    该低调的一样在民进党籍立委王定宇15日为了华航新涂装,在立法院质询行政院长苏贞昌说:“他(华航)用货机来示范,台湾包在C里面做个图,外国人不一定看得懂台湾地图,这并不足以辨别是台湾来的飞机, 那“CHINA AIRLINES”还在尾巴上,所以,该彰显的太含蓄,该低调的一样在。不管是从网路、民间所看到的,对这个设计,是不能接受的。”

    民进党籍立委王定宇(右)质询行政院长苏贞昌就华航新涂装质询行政院长苏贞昌。(立法院直播截图)(photo:RFA)
    民进党籍立委王定宇(右)质询行政院长苏贞昌就华航新涂装质询行政院长苏贞昌。(立法院直播截图)(photo:RFA)

    苏贞昌答询指出,台湾要怎么被人看见,是很要紧的事。“贵院也曾经做过决议,当时我曾经报告说,就是要飞得出去,看得见,我们能够被最完整看见那是最好,但如果飞不出去,那也是白搭……”王定宇:“当然飞出去是基本条件,院长认为这不是我们看到的最终设计?”苏贞昌:“这是货机,还有客机。未来委员及国人同胞应该可以看到。不过,请国人同胞也知道,蔡政府实在很认真,就是希望一步一步向前走的稳。”王定宇强调,华航的新涂装是给外国人看,不是给台湾看的,就像是护照,尊重中华航空的简写,像荷兰航空简写CAL,但是要凸显这架飞机是来自台湾,不是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台北市议员、社会民主党新生代民意代表苗博雅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认为,华航货机新涂装距离台湾人民理想还有很大段的距离:“是走一小步啦,等于伸出脚来试一下水温的感觉。”

    有六十年历史的华航,曾在二、三十年前,机尾设计有国旗(后方机型),及国旗红白蓝三色配色。(华航脸书)(photo:RFA)
    有六十年历史的华航,曾在二、三十年前,机尾设计有国旗(后方机型),及国旗红白蓝三色配色。(华航脸书)(photo:RFA)

    无党籍议员:何不直接在机身上印苗博雅举例,国外航空公司比较常见出现国旗图案或航空公司的标识。飞机主视觉其实可以很有创意,像台湾的长荣航空的涂装,曾放上日本受欢迎的卡通漫画主角Hello Kitty。苗博雅说:“当然台湾遇到的问题比较特殊。第一个我们的旗帜,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好像不是这么容易可以四处出现,第二个是国际上有没有共识什么物品能代表台湾?好像也还没有共识。所以其实最能彰显台湾的字样就是‘Taiwan’,就当作商品、商标字样,其实这个字不会违反任何规范,或放上台湾外交上主打的标语‘Taiwan can help’。”国民党籍立法委员温玉霞则认为,以目前疫情当头,观光航空业几乎停摆,华航好不容易靠着货机盈收支撑客机的开销,此时不应该把华航的预算用在涂装飞机上,何况国际上很多国家都知道“CHINA AIRLINES”是台湾的飞机。 多花钱温玉霞说:“根本没有那个必要,多此一举。你增加那个图案,名称没有改还不都是一样,就跟你画个梅花、画个什么不都是一样,CHINA AIRLINES这个国际航线大家都知道啊,这个飞台湾台北他们都知道啊!改这个涂装只是花钱,生意会比较好吗?我不以为然。”交通部长林佳龙受访指出,华航需要聆听各界的意见:“一个就是不要引起误会嘛,因为华航有它的声誉跟品牌,所以这次把‘CHINA AIRLINES’缩小,这个就比较不会造成混淆跟误会;那至于说台湾的意象该怎么样设计,它现在针对货机是推出这样的设计,应该看起来就是货机。对于这个部分,各界也有很多的反应,那我想华航也需要聆听、去搜集这些意见,因为华航必须面对国人、就是乘客跟股东。”身兼华航大股东、航发会董事长的交通部政务次长王国材受访指出,这是短期、在不改名且能维持航线的前提下,增加台湾的识别度。至于外界更大的期待,将放在中长期的规划来做。王国材还说,华航的货运航线有35条、客运航线100条,他会努力敦促华航在客机涂装上增强台湾的识别度。对外界的批评,华航只表示,“本公司谢谢各界指教”。华航订购6架777货机,预定在2023年完成交机,首架今年12月1日抵台,2021年1月底前将再交付两架,加上华航现有的18架747-400货机,明年后疫情时代,以21架货机的规模运转,开启华航货运新世代,预期疫苗配送及市场对航空货机需求大增,会为华航货运创造更多的现金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