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特务猖獗:跟踪反对派纳瓦尼3年 调酒太恶没毒成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NewTalk,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尼死里逃生,今年8月中毒到如今,逐渐康复,各地寄来的慰问信相当多。   图:翻摄自纳瓦尼脸书(photo:NewTalk)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尼死里逃生,今年8月中毒到如今,逐渐康复,各地寄来的慰问信相当多。   图:翻摄自纳瓦尼脸书(photo:NewTalk)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尼(Alexei Navalny)死里逃生,兇手唿之欲出!今年8月19日纳瓦尼在搭机途中昏倒,送医到德国才捡回一命,扯出俄罗斯政府涉嫌下毒,如今再出现新事证,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的化学武器小组3名特务人员,被爆已经跟踪纳瓦尼长达3年多,因此有机会在他下榻的饭店动手脚,让他喝下有毒的鸡尾酒。

    专门进行事实核查的调查性新闻网站「Bellingcat」报导,从纳瓦尼的中毒案中,调查到FSB的1项长期跟踪行动,参与的特务包括研发前苏联制神经毒剂「诺维乔克」的化学武器专家。

    报导表示,在交叉比对手机通联纪录与搭乘公共运输的乘客名单后发现,纳瓦尼在到达西伯利亚托木斯克市(Tomsk)后,FSB的特务就在他下榻饭店不远处。纳瓦尼出事前一晚,在下榻饭店酒吧点血腥玛丽调酒,但当时酒保声称没有材料,要他改点尼格罗尼(Negroni)调酒。

    虽然有点讶异,但纳瓦尼接受建议,点了1杯尼格罗尼,不过他只喝了一小口,「因为那味道像是我一生中遇过最恶心的东西」纳瓦尼回忆轻啜一口的恶心经验,他待了约15分钟后就离开酒吧。

    Bellingcat指出,他们调查,有个FSB犯罪学研究所的秘密单位,至少有15名成员,其中至少8人负责监控纳瓦尼,其中不少具有医生背景,在长达3年多的跟踪行动里,这些成员不断变换组合,与纳瓦尼行程重叠至少37次。

    在纳瓦尼被放行得以到德国就医时,他中毒时所穿的衣服被留在医院,但一直到现在,那些可能沾有毒剂的衣物依然下落不明。

    《新头壳》提醒你:喝酒不开车,醉不上道

    调查性新闻网站「Bellingcat」报导,从纳瓦尼的中毒案中,调查到FSB的1项长期跟踪行动,祸首疑似1杯尼格罗尼调酒。   图:翻摄自Bellingcat网站(photo:NewTalk)
    调查性新闻网站「Bellingcat」报导,从纳瓦尼的中毒案中,调查到FSB的1项长期跟踪行动,祸首疑似1杯尼格罗尼调酒。   图:翻摄自Bellingcat网站(photo:New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