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疫苗外交腹地受袭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I,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国的疫苗外交腹地受袭(photo:RFI)
    中国的疫苗外交腹地受袭(photo:RFI)

    自从2020年12月以来,中国向世界上那些不能够获得西方疫苗的国家提供疫苗,目前,世界上已经施打中国科兴疫苗和国药疫苗的人成千上万。中国疾控预防中心主任高福在指出国药和科兴的疫苗“没有很高的保护力”的同时,会不会破坏世界第二强国-中国几个月以来的外交工作呢?

    周二下午出版的法国世界报在头版头条的大字标题中指出,中国的疫苗外交腹地受袭。

    世界报表示,自从2020年12月以来,中国向世界上那些不能够获得西方疫苗的国家提供疫苗,给这些国家提供了解决办法。但是,中国的疫苗既没有获得世界卫生组织批准,也没有科学出版物的支持,中国疫苗的保护力甚至也受到了中国高级卫生官员高福的质疑。目前,世界上已经施打中国科兴疫苗和国药疫苗的人成千上万,人们不禁问道,中国疫苗能让他们有多大的免疫力呢?

    法国世界报指出,匈牙利、巴西以及土耳其都是指望北京来保护其民众的国家,可是,在这些施打中国疫苗的国家,新冠病毒占据的地盘还是越来越大。

    世界报在华记者勒梅特发自北京的文章表示,虽然自2020年12月以来,中国一直拒绝“疫苗外交”这一个词,但同时,中国一直在为地球的大部分地区提供疫苗,中国似乎是疫苗辐射的最大赢家。中国疾控预防中心主任高福在指出国药和科兴的疫苗“没有很高的保护力”的同时,会不会破坏世界第二强国-中国几个月以来的外交工作呢?

    勒梅特撰写的文章指出,美国限制辉瑞疫苗的出口,欧盟和英国为阿斯利康疫苗相互撕扯,与此同时,中国国药集团和科兴生产的疫苗在数十个国家出售或分发。中国当局暗示,西方人都是只想着他们自己,幸运的是,有中国在想着“人类命运共同体”,并将其疫苗定为“全球公共财产”。

    同一篇文章还写道,谁都清楚,迄今为止,中国疫苗既没有在科学出版物上发表文章,也没有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批准。但是,面对民众的焦虑,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将中国疫苗视为他们唯一的救生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甚至在4月12日星期一还强调说,“我们已经为1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疫苗”。

    高福的话是否会使中国的外交受到质疑呢?世界报文章表示,这个问题非常烫手,以至于周一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根本就无法找到高福教授的讲话录音。可是,周日晚上,高福还在告诉《环球时报》说,他被误解了。他指的不是中国的疫苗,而是一般的疫苗。

    根据香港南华早报,中国最高医疗当局的高教授还指明,中国正在研究两种方法,以“解决中国疫苗效力低下的问题”:调整疫苗的剂量或者甚至增加注射疫苗次数,或者混合使用不同技术的疫苗。

    世界报的文章指出,虽然高福后来表示他指的是一般的疫苗都有保护力的问题,但是,由于中国已经大规模出口了疫苗,所以它有可能会面临收到疫苗的国家的不安。如果需要施打三个针剂的话,那么疫苗的短缺和费用的增加都会进一步严重。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肯定是两个坏消息。

    有关国家是否会来找北京的麻烦呢?香港浸会大学的高敬文教授认为,“不太容易是这样,因为他们可能会说,有总比没有好,而且他们也会觉得自己真的没有选择的余地。拿到辉瑞疫苗是不可能的,阿斯利康疫苗也是稀少的,以至于一些与中国关系微妙的国家例如菲律宾,别无选择,只能购买中国疫苗。俄罗斯卫星五号的产量不足,将自己生产的大部分疫苗出口的印度,现在则将疫苗留给了自己的民众。至于世界卫生组织的全球疫苗获得机制,其进展非常缓慢。因此,中国是不可越过的,但中国的信誉受到了削弱。”

    世界报的文章也表示,虽然中国疫苗所带来的外交后果是有限的,但是高教授的话让北京的科学能力受到了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