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买、买 超四成中国年轻人过度举债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买、买、买     超四成中国年轻人过度举债(photo:RFA)
    买、买、买 超四成中国年轻人过度举债(photo:RFA)

    近日,在中国社交平台豆瓣网上,有一个名为“负债者联盟”的小组,经常有数万年轻人在这里聚集,他们大多因为信用卡欠款、网贷背负着巨额债务,用以贷养贷的方式在各个金融平台间周转。有研究指出,中国有近半的年轻人都有负债。

    双十一购物节狂欢夜的前一天,中国社交平台豆瓣上名为“负债者联盟”的小组冲上了热搜。在这个讨论组里,约三万用户因各种各样的欠债原因聚集于此。许多年轻人每日在这里打卡还债,倾诉负债的焦虑、悔恨和对逾期催债的麻木,甚至互相分享如何逃债的经验。有组员发帖讲述自己失业、超前消费、以贷养贷的经历,说:“从小资到负债,怪自己太沉沦。”

    据组内投票统计,这些“负债者”大多处于二十到三十岁的年龄段,平均负债金额主要集中在一万到十万元不等,有些人的欠款甚至高达百万以上。数据显示,大部分年轻人通过借贷满足超前消费的需求,因赌博、遭遇诈骗和投资失利等而背上巨额债务的人也不在少数。

    鼓吹消费主义 年轻人深陷超前消费沼泽

    独立经济学者秦伟平告诉本台,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就业形势下滑,重创原本收入就不稳定的年轻群体。此外,在持续的物价上涨和盛行的消费主义驱动下,年轻人消费需求旺盛,对个人的财务管理也比较薄弱,种种因素使得负债群体越发壮大。

    “年轻人的就业形势不是很理想,他们没有稳定的持续增长的收入来源,但是他们的消费支出一直在增加。支出增加的原因有两点,整个社会物价在上涨,年轻人在中国大中城市生存的话,各种基本的开销也在增长。但不可否认年轻人是消费需求旺盛的群体,他们很容易受到社会文化、包括传媒的影响。”

    秦伟平认为,在刺激消费拉动经济的政策下,中国政府支持中小型借贷平台的发展,而这些平台通过降低门槛畅通了年轻人任意借贷的渠道。此外,官方大肆宣传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误导年轻人超前消费,导致社会负债群体占比失衡。

    “正常来说消费对经济有很大的促进和拉动作用,是应该鼓励的。但超前消费却是隐藏的陷阱,如果一个社会里面只有极少数有超前消费的理念,可能还好,但如果大多数人都在超前消费,这个对中国社会的未来,包括年轻人的未来是很大的一个打击,对整个未来经济增长会有很大压力。”

    据2019年《中国消费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统计,在年轻群体中,总体信贷产品渗透率高达86.6%,实际负债人数占总体44.5%,近一半的年轻人过着“花明天的钱享受当下”的负债生活。

    网贷机构审批宽松 放贷过量 政府金融监管缺位

    秦伟平说,年轻群体陷入个人财务困境很大原因在于中国政府缺乏对借贷平台的金融监管:“这和政府的利益有关系,消费对经济短暂增长是有好处的,所以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起到监管责任。政府在这方面的金融监管是非常薄弱的,这些金融借贷机构是诱导消费,在某种程度上是金融诈骗,具有赌场借高利贷的性质,但年轻人并不明白。”

    针对部分网贷平台审批过于宽松与过量放贷的乱象,今年11月,中国银保监会会同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起草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该《办法》明确要求小额贷款公司应当根据借款人收入水平、总体负债、资产状况等因素综合调整贷款金额和还款期限。对此,在美国的资深财经媒体人王剑认为,该《办法》只能加强对放贷平台金融活动的监管,而超前消费群体的自发行为不在其管辖范围之内:“(《办法》)是解决网络借贷平台运营安全问题。监管部门是监管平台不是监管借钱的人,借钱的人由平台管。而网络平台有没有办法辨别谁是过度借贷谁是家里有困难,它辨别不了。这帮人只能买个教训,全世界都没办法解决超前消费这个问题。”

    解决过度举债乱象需要加强教育

    王剑表示,过度举债是全世界面临的问题,并不具有中国特色。他说,年轻群体没有自制力和财务概念,容易受到社会风气的误导,从而超前消费。帮助负债的年轻人走出困局只能靠加强宣传和教育。除了政府,社会机构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正确引导年轻人。

    “我们中国现在的情况是,社会功能不完善,很多事情没有人讲、没有人管。没有人管是因为政府管不过来,政府管不过来也不让别人管。中国没有这些非政府组织去做这种类型的社会工作。这就是一个社会教育的过程。”

    记者:肖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