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历任贸易代表集体发声:施压中国,重返亚太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VO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华盛顿美国商会举办的第九届中国商务大会上发表演讲后离开舞台(2018年5月1日)。(photo:VOA)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华盛顿美国商会举办的第九届中国商务大会上发表演讲后离开舞台(2018年5月1日)。(photo:VOA)

    华盛顿 - 美国历任贸易代表近日向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提出建议,要求继续向中国施压,并团结盟友,引导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迅速回归。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是美国政府机构,负责制定贸易政策并向总统提出建议。现任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拜登应该用关税做为筹码,施压中国继续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他本周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我认为在某些方面他们(中国)做的相当不错,在另外一些方面则不是这样。”

    美中贸易纠纷在特朗普任期内集中爆发。经过数月关税战后,美中一年前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承诺在两年内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购买规模较2017年增加2000亿美元。

    莱特希泽表示,中国的采购进度远远落后,部分是由于疫情影响。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按年度比例计算,截止10月,中国采购的美国商品和服务约是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要求的一半。

    莱特希泽表示:“我肯定会保持关税不变。我认为,如果你见到关税取消,这表明我们没有认真理解中国是战略对手。”

    莱特希泽指出,最重要的是,特朗普的努力 “改变了人们在经济领域对中国的看法”,使企业重新考虑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

    拜登在8月表示,他认为第一阶段协议 “失败了”。但在12月,他对《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说,他不打算 “立即采取任何行动 ”来改变该协议或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

    跨越美国两党的历任美国贸易代表基本认同,拜登上任后不会立即取消对中国的关税,而将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基础上与中国谈判。

    周四在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办的讨论会上,老布什总统时期的美国贸易代表希尔斯(Carla Hills,1989-1993)说:“我不认为摆脱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在政治和公众上有益于总统。他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取消对3700亿美元的关税,修复是渐进的,需要谈判。”

    奥巴马总统时期的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Michael Froman, 2013-2017)在讨论会上谈到中国时表示,美国应该重新思考自己是否有能力改变中国对自身利益的看法。

    他说:“但是,如果它(中国)不同意改变对全球经济有扭曲作用的政策,那么它可能应该期望其他国家采取关闭市场的行动,要么是出口,要么是投资或者科技合作等等。”

    重返亚太

    特朗普在就任总统后的第一周就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而在这群贸易专家看来,美国有必要与跨太平洋地区的伙伴重新接触。

    克林顿总统时期的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1996-2001)还在会议上提到了今年11月15个亚太国家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这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贸易集团。

    她说:“这两项协议的真正目的是亚洲一体化”,如果美国缺席,“我们让我们的亚洲伙伴更加依赖与中国的贸易”。

    这些主导过美国贸易进程的专家还指出,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方针将被拜登强调的多边主义和重塑美国领导力的主张取代,而在现任总统的四年任期内,亚洲的贸易格局已发生巨大变化。

    俄亥俄州共和党参议员、小布什总统时期的贸易代表波特曼(Rob Portman,2005-2006)在会上表示,美国必须展现更强的领导力,为迫于中国经济胁迫的国家提供更多保护。

    他说:“很多发展中国家可能比我们与中国有更多的利益关系,但他们非常害怕中国的压力。他们希望我们能给他们一些保护,不仅是市场关系,或商业关系,还包括政治关系。”

    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里根总统时期的贸易代表布洛克(William Brock, 1981-1985)则在会上表示,“我们花在日本-美国的盟友-身上的时间远远不够,韩国也是如此。我们退出TPP侮辱了他们中的很多人。”

    布洛克向新提名的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建议,需要向美国人展示他们如何从贸易中获益,否则就会失去他们的支持,“尽可能多地创造一种乐观和目标感,尽可能快的。这也是TPP重要的原因之一”。

    现年46岁的戴琦是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首席贸易法律顾问,曾担任TPP谈判的顾问。

    出生台湾的戴琦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曾担任贸易代表办公室的中国贸易执法首席顾问,在世界贸易组织中就美国对中国的争端进行诉讼。1990年代末,她曾在中国广州教授英语。

    波特曼表示,他 “很高兴戴琦是可能的候选人”,这 “将有助于推动贸易议程在国会的进展,因为很明显,她知道我们如何运作,很了解TPA”。TPA指的是贸易促进授权,是美国一项有待更新的关键法律,可以快速推进贸易协定的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