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拼命寻找《有用的白痴》证实了软实力极低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I,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中国拼命寻找《有用的白痴》证实了软实力极低(photo:RFI)
    中国拼命寻找《有用的白痴》证实了软实力极低(photo:RFI)

    北京拼命地找《有用的白痴》,这是世界报北京特约记者斐德列克.勒梅特3日发回的报道.。勒梅特指出,如今,即使在东协的亚洲国家中,形象也很低落的中国,希望能找到一位 “新时代的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这是一位在1930年代把毛泽东及中国共产党吹捧起来的西方记者。

    世界报报道,毅外长的年度新闻发布会即将结束,来到了 最后一个问题。这次点到 中国共产党英文日报《中国日报》的一位年轻记者身上,他自称是“全球互联网用户”的发言人。他说,“我们已经注意到,外国媒体,尤其是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时倾向于采取选择性的方式。 人们记得在延安的时候,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他的《中国红星》一书将中国共产党推向了世界。 您是否认为今天有可能再有另一个埃德加·诺伊? ”。

    这下子问题来得刚好,外交部长王毅正想要提出这个主题,他说:“斯诺不是共产党。但是当谈到中国共产党时,他没有意识形态偏见,说的是实话,是客观的。 (…)他以令人敬佩的专业精神和道德操守致力于改善中美两国之间的相互了解。 (…)即使世界在变化,媒体也应保持其职业道德。 (…)中国希望在外国记者中看到并欢迎这个新时代的埃德加·斯诺。 ”

    这个提问及回答显然并非出于偶然。几周后,即4月18日,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更拴紧螺丝钉地说:“媒体朋友们,我希望你们大家都能成为新时代的埃德加·斯诺。 ”

    勒梅特继续指出,当年受到国家元首级别欢迎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1905年出生于密苏里州,1928年抵达中国。他在那里过着公子哥儿的波波式生活,与上海和北京的知识分子和艺术家门热络往来。 1935年中共长征结束后,毛泽东在中国内陆的陕西省延安市建立中共总部。 他在那里待了十多年。 在国民党军队的围剿下,共产党人想出一个突围的绝妙点子:邀请西方记者来证明他们远未被围困。 他们选择了埃德加·斯诺,这个因其左派思想而在当时中国的共产党圈内为人所知的埃德加·斯诺。 此人将在延安受到国家元首级的欢迎。他将和毛泽东彻夜长谈数十个小时。根据历史学家朱莉娅·洛威尔的说法,毛斯两人会谈后,整理集成册出版的这本书,在出版前,经由毛泽东周围的人一遍又一遍的审阅,书中把共产党描述为“理想的爱国者和热爱平等的民主人士”。 即使在今天,整个中国的各地书店都可以找到这本书:《红星照耀中国》。

    中共现在想要找到一些《新世纪埃德加·斯诺》的外国记者,但招来了不少的讥讽;这岂不因为,习近平和他的前主席毛泽东相比,习从来没有见过一名外国记者,甚至连进行一个小时的会晤也没有。比较深层的原因, 这足以说明共产主义统治者所持的新闻观念。无论是中国记者或是外国记者,都在这里记者都要“真话”,而何谓真话,唯独共产党才有资格替它下定义。

    一非常脆弱的《软实力》:有用的白痴

    报道指出,由于未能达到目的,中国共产党沦为利用那些看不清楚目标而宣传的“有用的白痴”,也就是重新使用列宁的那一套公式,利用那些接受一趟精心策划莫斯科访问的招待就被迷住的西方知识分子。在新闻发布会上,王毅此前曾赞扬一名“法国作家”马克西姆·维瓦斯(Maxime Vivas)撰写的书籍《维吾尔人(Ouïghours)》,说它“描述了一个真正的新疆,一个繁荣、稳定的新疆”。结果这本书却只沦为一些假新闻(由法国La Route de la Soie丝绸之路出版)。

    世界报表示,如果说,利用外国人官方话语中来树立信誉是中国传统的宣传手段,那么中国现在已经懂得转向了,现在利用社交网络。 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在4月5日播出了一篇报道,一名非常活跃的“具影响者”表示,他访问了新疆,被那里局势的“正常”和栽种棉花的棉农的繁荣景象感到震惊。拉兹·加洛(Raz Galor)是他的名字,他是以色列人,居住在中国,在那里他制作了许多宣传中国的视频。 4月20日,我们在博鳌经济论坛遇见他,在这个可谓“中国的达沃斯”的论坛上,他经营一个卖茶、卖饮料摊位,而他是在这个论坛盛会期间,唯一一个获准现场贩售饮料的摊位。

    报道说,这位年轻的博主还这是有多方的才干,--他拥有一个原则上是发给记者的胸牌,--  他承认说,是中国政府告诉他在新疆要会见哪些农民。但他却明显不说实话地告诉我们:他并未支持北京在新疆的政策。

    这些人做的是新闻工作吗?不是的,纯粹是宣传。在YouTube上,我们同样也可以看到 Daniel Dumbrill, ,一名加拿大人,他解释为什么在中国这个地区没有任何种族灭绝行为。他的职业是在距离新疆几千公里的深圳从事啤酒生意。

    中国求助于这些《有用的白痴》的做法是真的吗?世界报记者指出,由于中国现在在世界上的形象越来越糟糕,我们认为那是可能的。根据一项皮尤研究中心( le Pew Research Center )所做的调查结果显示,即使在东协组织的亚洲国家中,中国的形象如今跌到谷底,给人的信任感甚至低于印度。但其拼命寻找、求助于这些《有用的白痴》的做法,事实上显示出目前中国的《软实力》极其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