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州之战左右拜登新政 可能缔造新南方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UDN,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乔治亚州两席联邦参议员决选将于1月5日举行。这次决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11月3日选举后,共和党在参院拿下50席、民主党48席,如果民主党在乔州能再夺下两席,就可凑够50席,加上副总统贺锦丽的一票,民主党即可控制参院。而共和党只要再拿下一席,就可控制参院,拜登总统的大多数新政势必难以推行。因此新政府要推行新政,民主党必须拿下乔州两席,但民主党做得到吗?

    除了胜负,乔州之战还有重要意义:拜登在乔州胜出,使民主党30年来第一次攻下这个红州,对民主党和全美政治意义重大。民主党能否再接再厉,如成功攻下两席参议员,表示民主党在乔州的策略成功,类似策略将可引用到南方各州,逐渐建立政治上的「新南方」。

    乔州参议员决选有三个新进展。一,决选由12月14日至1月1日提前投票,第一周就有160万选民完成提早投票,选战空前炽烈。

    二,24日公布的筹款显示,民主党两位候选人筹款额超过两位共和党候选人。民主党奥蕯夫(Jon Ossoff)由10月15日至12月16日筹到1亿670万元,同党沃诺克(Raphael Warnock)同期筹到1亿330万元;共和党普度(David Perdue)筹得6800万元,罗夫勒(Kelly Loeffler)筹到6400万元。筹款额反映民主党声势超过共和党。

    三,福斯新闻24日公布民调显示,民主党沃诺克领先共和党罗夫勒2%(49%:47%),而共和党普度则领先奥蕯夫1%(49%:48%),显示选情胶着,领先者的领先幅度都在民调误差范围内,很难分出高下。

    民主党的乔州策略主要有两点。一是提名白人参选;二是选战主攻非裔选民。选用白人候选人方面,数十年来共和党在南方势力不断增长,民主党为了扭转不利情势,挑选更多白人参选。这些民主党白人大多属温和派,没有共和党白人那么保守,甚至在一些敏感种族问题上脱离民主党的主流主张。

    这种策略有成功之处,例如拜登就是白人、年高和立场温和。他在乔州胜出,反映乔州和南方用白人参选可提高胜选机会。另外,南方各红州中,目前肯塔基、北卡和路易斯安那三州的州长都是民主党籍白人;阿拉巴马和西维吉尼亚两州也各有一位民主党白人当选联邦参议员。但民主党选用白人参选的策略也受到不少批评,例如乔州民主党新星艾布兰(Stacey Abrams)就批评,这项策略削弱了乔州和南方的民主党多族裔联盟策略,破坏性比建设性大。

    民主党在乔州对抗共和党的另一选举策略,是主攻非裔选民。乔治亚州33%人口是非裔(全美非裔只占总人口13%,乔州非裔人口比例只比密西西比和路易斯安那两州少),因此非裔选民对选举胜负具决定性作用,有必要受到重视。

    11月3日的选举显示,共和党选民压倒性地是白人选民,而拜登的黑白选民支持比例,白人占60%、非裔占20%;但是在乔州,拜登的黑白选民支持比例,还是以非裔占多数,白人只占少数。当然民主党候选人要在乔州胜出,仍须获得至少30%的白人选民支持,才能胜过共和党候选人。因此,民主党在乔州的策略愈来愈倾向「非裔为本」路线;乔州如能红转蓝,这个路线也是南方各州的未来,譬如德州就渐从红州稳定性朝蓝州方向移动。

    民主党的奥蕯夫和沃诺克刚好是上述两大策略的代表。沃诺克走非裔路线,而奥蕯夫则是非保守派白人。实际选战操作上,第一,两人都比以前更重视争取非裔选民,又尽量少谈敏感性族裔议题,避免刺激白人选民,目的是确保民主党候选人在乔州能取得至少30%的白人支持。

    第二,两人都少谈政策却多谈各自与民权领袖的关系。例如沃诺克是亚特兰大着名Ebenezer教堂资深牧师,这个教堂是马丁路德‧金恩1960至1968年死前所驻教堂,在民权运动中有崇高地位;又如今年33岁犹太裔奥蕯夫,曾为乔州两位非裔国会议员工作,包括着名民权领袖路易斯(John Lewis),白人为非裔工作的渊源,成为奥蕯夫的重要政治资本。

    总括来说,民主党两位候选人都有胜选机会,特别是拜登乔州取胜,蓝色浪潮在兴起;沃诺克的对手罗夫勒(今年1月才临时被任命为参议员)从未赢过任何选举,缺乏选战经验;奥蕯夫则是民主党特意选中的进步派白人,正是民主党未来在南方攻略的代表性人物,对民主党来说只能胜不能败。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