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扮装小银人 8岁女孩在雅加达车流中讨生活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UDN,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雅加达东区常见在街头当「小银人」的孩童,他们说,父母亲不反对他们工作,学校也知道,只希望他们不要忘记课业。图摄于5月21日。中央社(photo:UDN)
    雅加达东区常见在街头当「小银人」的孩童,他们说,父母亲不反对他们工作,学校也知道,只希望他们不要忘记课业。图摄于5月21日。中央社(photo:UDN)

    雅加达东区某购物中心旁,中午过后常聚集一群10岁上下的孩童,轮流用银色颜料涂上全身,边涂边嬉闹,像在玩耍,但他们正准备走进车阵中,向驾驶人鞠躬微笑,赚钱贴补家用。

    这群孩童是巴苏拉购物中心(Bassura Mall)附近的居民,年纪最小的仅8岁,合买一罐约2万5000印尼盾(约新台币50元)的颜料,足够把头发、脸、脖子、耳朵、手臂和脚涂成「小银人」,幸运时一人一天可赚10万印尼盾。

    两名8岁的女孩熟练地将颜料涂在脸上,闭起眼睛,用双手把颜料在脸上均匀推开,像大人在使用化妆品一般。她们说,这是染布的颜料,涂起来凉凉的,但在阳光下,皮肤会痒,晚上洗澡时,用洗碗的清洁剂来洗掉颜料。

    14岁的南昂(Nanang)告诉中央社记者,他当「小银人」大约一年半了,早上学校上课,中午过后开始工作,工作时间约3至6小时不等,傍晚回家。他的父亲以吉他弹唱在街头乞讨,母亲也是「银人」。

    南昂说,他是老大,有2个弟弟,去年初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父母收入减少,「我没有其他工作机会」,因此才决定和妈妈一样,当起「小银人」。学校也知道他和其他同学课余在当「小银人」,「他们(学校)说没关系,只要我们不要忘记课业就好」。

    和其他几名当「小银人」的孩童一样,南昂的眼睛看起来明显较混浊、偏红。记者问他,是不是银色颜料导致过敏。他说,他对颜料不会过敏,但「太阳太刺眼,我的眼睛会痛」,有人皮肤对颜料过敏,阳光照射加上流汗,皮肤会痒。

    南昂说,赚的钱大部分都给父母买食物和日常用品。他喜欢游泳,也会把钱用于和朋友去游泳池。有时候一天赚10万印尼盾,少的时候只有5万或6万印尼盾,这让他很挫折,但他仍一样带着笑容鞠躬,长大后希望加入印尼国军,保卫国家。

    印尼合法就业年龄为15岁,13岁可从事轻度劳动,但童工问题非常严重,尤其在偏乡。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去年发表的报告,印尼10至17岁的孩童中,约7%(约400万人)在工作或当童工,5岁至10岁的资料付之阙如。

    南昂和他的朋友们都说,他们曾被社会局官员取缔,有时他们会赶紧跑掉,如果被抓到,则会被带到社会局问话,社会局会通知父母将他们带回家。记者自5月20日起多次联络印尼社会部及雅加达省政府社会局,至截稿前,他们仍未答应受访。

    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严重冲击印尼底层民众的生活,乞讨者也难生存。世界银行(WorldBank)今年4月的报告表示,印尼去年9月的贫穷率为10.2%,是自2017年来的最高点,也就是每日生活费低于3.2美元(约新台币88元)的约有2652万人。

    32岁的欧曼(Oman Darmawan)原本做小生意,疫情后生意清淡,他转行当「银人」,但每天赚的不够家用,他同时发现日本动漫的Cosplay在印尼颇受欢迎,因此花200万印尼盾(约新台币4000元)买下「假面骑士」服装,改当街头艺人。

    每天下午,穿戴好面具和盔甲的「假面骑士」欧曼会站在雅加达东区某地下道出口向行经的汽机车骑士挥手致意。欧曼说,穿这整套非常闷热,「我都流超多汗,全身都湿了,没办法站好几个小时,大概每半小时就需要休息,散散热」。

    这个地下道的桥面下还有另外2名日本动漫的Cosplay扮装者,雅加达的气候闷热,在夹杂废气和嘈杂喇叭声的繁忙中,车流总是滚滚而过,他们大动作地摆动着身体,希望用路人在远方就能注意到他们,而不会错过善意的瞬间。

    欧曼说,他一天的收入大约是10万至12万印尼盾(约新台币200至240元),不够家用,他买下「假面骑士」服装,一方面也是想找机会参加Cosplay,赚活动费,他还曾买了「钢铁人」服装,但因疫情关系,Cosplay的活动也减少许多。

    记者问他,在路况难料的车流中或车道旁当「银人」或「假面骑士」,会不会担心危险。欧曼说,相对于可能的危险,「我比较担心没有注意时会被执法人员盯上」而被取缔。有一次被取缔后,他的「钢铁人」的服装竟被没收了。

    住在雅加达东区的南昂(左)在就学之余,与朋友在街头当「小银人」,帮父母赚取家用。图摄于5月19日。中央社(photo:UDN)
    住在雅加达东区的南昂(左)在就学之余,与朋友在街头当「小银人」,帮父母赚取家用。图摄于5月19日。中央社(photo:UDN)

    在雅加达东区当「小银人」孩童,最年轻的只有8岁,他们每天中午过后出来工作,傍晚回家。图摄于5月21日。中央社(photo:UDN)
    在雅加达东区当「小银人」孩童,最年轻的只有8岁,他们每天中午过后出来工作,傍晚回家。图摄于5月21日。中央社(photo:UDN)

    欧曼说,他也曾因取缔而遭拘留2週,「这段时间都没有收入」。但他不责怪执法人员,他了解他们也是在执勤,他会特别注意挑选地点,以免妨碍交通,为了养家,他仍必须做这个工作,「让妻子和小孩过比较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