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出访 媒体专机被「蝉」身 延误起飞7小时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UDN,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拜登总统9日在安德鲁斯联合基地与空军迎宾员聊天时,一边说话一边抹掉一只停在他脖子后方的蝉;他后来提醒记者,「小心那些蝉,我刚刚才遇上一只」。 (美联社)(photo:UDN)
    拜登总统9日在安德鲁斯联合基地与空军迎宾员聊天时,一边说话一边抹掉一只停在他脖子后方的蝉;他后来提醒记者,「小心那些蝉,我刚刚才遇上一只」。 (美联社)(photo:UDN)

    蛰伏地底17年、最近在美东地区大量出现的「布鲁德十代蝉」(Brood X cicada),不但蝉鸣惊天,还在华府大闹拜登总统、副总统专机和媒体专机;8日晚间准备追随拜登总统首访英国的媒体专机,一度被蝉「攻陷」,行程足足延误七个小时,到9日凌晨4点才起飞。

    拜登9日在安德鲁斯联合基地与空军迎宾员聊天时,也曾一边说话一边抹掉一只停在他脖子后方的蝉;拜登后来告诉记者,「小心那些蝉,我刚刚才遇上一只。」

    事实上,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5日搭乘空军二号专机准备飞往瓜地马拉时,就有些蝉试图搭机「同行」;一名随行特勤人员和一名摄影师相继发现,自己的衬衫皱折里夹到了蝉;在飞机起飞前,这些蝉被送下飞机。

    马里兰大学昆虫学家薛鲁斯伯里(Paula Shrewsbury)指出,华府、马里兰州和维吉尼亚地区最近有数兆只布鲁德十代蝉,牠们俯冲行驶车辆和毫无戒心的路人;靠着鸣唱吸引配偶的蝉,似乎会被其他噪音吸引,「飞机发出的巨大机器噪音愚弄了蝉,牠们以为那噪音是想加入合鸣,就飞向牠。」

    目前不清楚蝉如何扰乱媒体专机的机械装置;天气和机组人员休息问题也是媒体专机延误启程的原因之一;最后该架飞机换成另一架,于9日凌晨4点后起飞。

    这不是蝉第一次对总统活动造成严重破坏或成为政治议题素材,1902年,以嗓音洪亮着称的罗斯福总统(Theodore Roosevelt)在阿灵顿国家公墓发表的一场演讲,声音差点被蝉声盖过;85年后,也就是五次蝉周期后,雷根总统(Ronald Reagan)曾在广播演说中把蝉比做大手笔花钱的人,形容华府就是这样被淹没的。

    2004年一则共和党人攻击当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柯瑞(John Kerry)的广告,将这位现任拜登气候特使比作「消失的蝉」。

    伊利诺伊大学昆虫学家贝伦鲍姆 (May Berenbaum) 表示,前三任总统小布希、欧巴马和川普,在白宫曾与讨人厌的苍蝇交过手;去年副总统选举辩论现场,还有一只苍蝇停在副总统潘斯的头上。

    媒体专机是由白宫协助安排记者搭乘,费用由媒体自理;专机虽因蝉延误启程,预料不会对採访产生任何影响。

    8日晚间准备追随拜登总统首访英国的媒体专机,一度被蝉「攻陷」,行程足足延误七个小时,到9日凌晨4时才起飞。图为大批记者在RAF Mildenhall机场等待拜登到来。(美联社)(photo:UDN)
    8日晚间准备追随拜登总统首访英国的媒体专机,一度被蝉「攻陷」,行程足足延误七个小时,到9日凌晨4时才起飞。图为大批记者在RAF Mildenhall机场等待拜登到来。(美联社)(photo:U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