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疫情重创经济 曼谷餐饮业寒冬看不到尽头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UDN,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泰国近一年来爆发3波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一波比一波凶勐,像海啸般席卷许多泰国老字号餐厅。 路透社(photo:UDN)
    泰国近一年来爆发3波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一波比一波凶勐,像海啸般席卷许多泰国老字号餐厅。 路透社(photo:UDN)

    泰国近一年来爆发3波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一波比一波凶勐,像海啸般席卷许多泰国老字号餐厅。有的餐厅老板还在苦撑,有的则决定放手,餐饮业寒冬似乎看不到结束的尽头。

    位于曼谷丁当区(Din Daeng)的良发(ArlekRatchawong)是一间已经有79年历史的老字号餐厅,卖的是偏华人口味的菜色,现在的老板卡莫(KamolTrisitthichet)是第3代经营者,餐厅挺过2010年的红衫军抗议和2011年曼谷水灾,但面对来势汹汹的第3波疫情,却似乎看不到寒冬结束的尽头。

    泰国去年初爆发第一波疫情,当时曼谷市政府禁止餐厅内用将近2个月,各餐厅纷纷转做外带挺过第一波疫情。紧接着今年初在曼谷邻近的龙仔厝府(SamutSakhon)发生第2波疫情,但很快就控制住;而4月初爆发的第3波疫情,远比前两波更凶勐,2个月过去了,确诊人数依旧持续攀升,毫无趋缓迹象。

    卡莫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说,疫情之前很多观光客会住在这区,加上邻近有泰国商业大学,也会有很多学生光顾餐厅,生意可说是应接不暇。疫情前餐厅每个月的营业额可以达到30万泰铢(约新台币27万元),但疫情爆发后至今,餐厅营业额只剩下之前的4成。

    每波疫情爆发,政府总会禁止餐厅内用,良发当然也转做外带生意,但有些食物不适合外带,良发以华人口味的热炒菜餚知名,转做外带其实并不那么适合良发。卡莫说:「我们的食物现做现吃才好吃,我的老顾客都知道,我一直不喜欢做外带。」

    尽管如此,卡莫过去一年没有资遣餐厅的6位员工,因为他知道对员工好,餐厅才会好,但生意真的清淡时,只能让员工轮流领半薪休假,虽然日子难过,卡莫还是开玩笑地说:「再这样下去,我只好去卖我的黄金了。」他也拿出泰国人面对困境的精神:「既然没办法快快往前走,我只好慢慢地、慢慢地往前走。」

    传统老字号餐厅备受冲击,位于曼谷的新潮餐厅同样无法躲过第3波疫情的无情攻势。台湾人吴先生在曼谷市中心经营餐酒馆,疫情前白天会有上班族在午休时候来喝杯咖啡,下班后到吴先生的餐酒馆小酌放松。去年第一波疫情来袭政府禁止餐厅卖酒,加上许多人开始在家工作,吴先生顿失大量客源。

    吴先生因此深思餐酒馆必须转型,尤其卖酒总是首当其冲,他开始开发多元产品例如饼干、台式蛋饼、咸酥鸡等,也找来其他同样经营餐饮的泰国厨师进驻厨房,让餐饮选择更多元。

    泰国去年下半年由于疫情得到良好控制,吴先生的餐酒馆可以恢复正常营业,但第3波疫情爆发后,餐厅又被禁止卖酒、禁止内用,吴先生几经考量,决定干脆暂停营业。

    吴先生告诉中央社记者,疫情若没控制住,就会反覆关了又开、开了又关,他观察第3波疫情短时间内不会好转,政府的政策让他很难掌握人力安排和食材库存,这对餐饮管理是很大挑战。政府也没有提供餐饮业者该有的纾困,尽管焦虑,他去年撑着做,这次第3波疫情干脆决定放手,重新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不只一般的餐厅,即使是知名的餐厅也承受不住压力纷纷歇业。曼谷知名的西式早午餐餐厅Chu cafe因为入不敷出,加上庞大的租金压力,5月底宣布歇业。Chucafe在声明中指出,过去14个月他们苦撑着希望情况会好转,或者希望政府或房东可以对餐饮业者面临的困境寄予同情。

    曾经拿过米其林一星的泰国餐厅Bo.lan最近也宣布停业,Bo.lan在声明中指出,虽然受疫情影响不得不关闭餐厅,但这绝不是终点,而是开启未来新征途的起点。

    根据泰国餐厅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ThaiRestaurants)估计,受到疫情冲击,约有50万名劳工因此失业,餐饮业平均每天损失14亿泰铢,过去2个月大约收掉5万间餐厅,疫情结束后,泰国大概会有1万间餐厅永远关门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