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us创始人:一些美国公司因垂涎中国大陆市场拒絶与军方合作(视频)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EBCTW,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Oculus创始人:一些美国公司因垂涎中国大陆市场拒絶与军方合作(photo:EBCTW)
    Oculus创始人:一些美国公司因垂涎中国大陆市场拒絶与军方合作(photo:EBCTW)

    ▲虚拟现实公司Oculus VR的联合创始人指责一些美国科技公司高管因担心与中国大陆疏远,而拒絶与美国军方合作。(图/WEB SUMMIT)

    虚拟现实公司Oculus VR的联合创始人指责一些美国科技公司高管因担心与中国大陆疏远,而拒絶与美国军方合作。

    帕尔默·拉奇(Palmer Luckey)在「网络峰会」(Web Summit)的一次在线讨论中表示,美国科技公司过去「一直与军方合作」,最近改变主意的原因是它们与中国大陆关系不断加深。

    2017年,在Facebook收购Oculus三年后,拉奇离开了Facebook。

    他现在经营一家监控设备初创公司。

    今年早些时候,他的公司安杜里尔(Anduril)签下一单,利用无人机和传感器塔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建立一堵虚拟的边界墙。

    在今年线上举办的网络峰会(Web Summit)的一次演讲中,他质疑了科技公司拒絶军事合同是因为员工在道德上的反对的说法。

    「很多公司都有财政和公关方面的激励措施去远离军事工作,所以他们很乐意使用这些员工作为替罪羊说『我们在听员工的话』,这就助长了硅谷和其他科技中心员工普遍反对这一想法的论调。」

    「假装自己是不受任何国家约束的跨国公司,符合这其中很多科技公司的利益。」

    2017年,在Facebook收购Oculus三年后,拉奇离开了Facebook。(photo:EBCTW)
    2017年,在Facebook收购Oculus三年后,拉奇离开了Facebook。(photo:EBCTW)

    「你可以对这个因素佔多大比重有不同意见,但这是一个因素,是一个不被讨论的因素。」

    抉择

    2009年开始举办的网络峰会(Web Summit)是每年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的科技会议,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技术会议之一,但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今年的会议于12月2日至4日线上举办。

    拉奇在会议上表示,科技领导者们选择不与美国军方签订合同的真正原因可能更多的是不想激怒北京,因为他们公司的市值已经「与中国大陆捆绑」。

    「中国大陆已经做了一项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利用封锁市场的手段,让西方民主国家的文化向中国大陆倾倒,」他说。

    「他们不必在军事上赶上美国,他们不必切断我们的网络。他们所要做的就是投资我们的公司,与我们的公司建立伙伴关系……然后每个人都会向他屈服。」

    他没有明确点名,但2018年,在员工抗议后,谷歌放弃竞标利润丰厚的「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云」(Joint Enterprise Defense Infrastructure, Jedi)的军事合同。后来,该公司还放弃了五角大楼名为「Project Maven」的防务合同,这是一个为自主无人机建造人工智能监控平台的项目,其承诺絶不将人工智能用于军事目的。

    但谷歌也缩减了在中国大陆的雄心。该公司的许多服务在中国大陆仍被封锁,数百名员工曾抗议该公司推出一个被称为蜻蜓(Dragonfly)的「阉割版」搜索引擎计划,该项目于去年被取消。

    帕尔默·拉奇本人就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曾卷入一场关于Oculus是否侵犯了他之前的公司Zenimax版权的官司,他还帮忙资助了一个组织,为特朗普总统的社交媒体竞选活动提供资金。

    人工智能被称为继火药和核武器之后的第三次武器革命。有人担心,自主的人工智能士兵可能会在未来找到方式登陆战场。

    有人担心,自主的人工智能士兵可能会在未来找到方式登陆战场。(photo:EBCTW)
    有人担心,自主的人工智能士兵可能会在未来找到方式登陆战场。(photo:EBCTW)

    当被问及人工智能在军队中的使用时,拉奇表示:「把生死存亡的决定权外包给一台机器不是好主意。你不能对一台机器进行军事审判,你也不能因为战争罪把电脑关起来。」

    他说,相反,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利用人工智能来「整理大量信息,但不是在没有人非常明确地查看数据并做出决定前做出那些致命的决定」。

    「我认为这是一条很好的界限,也是我们必须对我们的政治对手执行的东西。」

    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智库研究员马特·希恩(Matt Sheehan)表示:「多年来,硅谷高管一边向中国大陆领导人争取市场准入,一边向美国军方争取重大合同,他们似乎没有看到这两个目标之间存在冲突。」

    「这些公司的规模已经很大了,他们内部基本上已经形成了民间团体,这些团体有能力向高管施压,迫使他们改变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