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前议员许智峯流亡海外,其透露家庭数百万存款被冻结(视频)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EBCTW,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香港立法会前议员许智峯流亡海外,其透露家庭数百万存款被冻结(photo:EBCTW)
    香港立法会前议员许智峯流亡海外,其透露家庭数百万存款被冻结(photo:EBCTW)

    ▲(图/EPA)

    香港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宣佈流亡海外两天后表示,自己和家人的银行户口遭冻结,涉及几百万元的存款。

    据香港媒体NowTV周六(12月5日)报道,许智峯当日到达英国伦敦并称他自己、太太及父母共五个户口,涉及几百万元的存款被冻结。这些账户涉及多间银行,包括汇丰银行、恆生银行及中银香港。

    他称,曾经联络相关银行,职员回复查询时表示,户口有特别的备註,但拒絶透露其他细节。汇丰银行发言人表示,不能评论相关账户事宜。

    香港警方表示,不评论个别个案或报道,只强烈谴责任何罪犯企图逃避法律责任的行为。

    许智峯12月3日 自己暂别香港,流亡海外,并退出其所在的民主党,日后会协助扩大国际战线,在海外声援香港民主运动。

    许智峯强调自己是流亡不是移民,没有寻求庇护,强调「家只有香港」,「宁愿四处漂泊等待回家的一天」。

    「我永远不会移民,永远无法在另一个地方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他在脸书上说。

    许智峯是继现身在英国的罗冠聪之后,又一名流亡海外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

    今年38岁的许智峯2016年开始担任立法会议员,在议会中以更激烈的手法去表达诉求,被视为「民主党的改革派」。

    他目前在香港正面对九项刑事罪行,包括与去年「反送中」运动以及立法会就《国歌法》发生冲突的案件。他要定期到警署报到,但他获准保释,并得到法庭许可可以因公务理由出境。

    在香港《国安法》生效后,他未曾卷入《国安法》相关案件。

    但此行他在丹麦与国会议员会面时,唿吁欧洲多国仿效美国制裁侵犯香港人权的人士,以及协助香港的示威者移居,他的言行被香港建制派议员及媒体视为违反港区《国安法》。

    丹麦之行与亲人离港

    许智峯11月30日以公务理由前往丹麦,他起初再三强调自己是在当地出席有关气候变化的活动,并对媒体表示不会寻求庇护,计划12月4日返港。但网媒《香港01》在他抵达后不久引述不具名消息称,许智峯父母丶妻子和两名幼年儿女在12月2日傍晚乘坐飞机离开香港,触发外界猜测他有计划长期离港,很多网民在许智峯Facebook专页留言,唿吁他不要回香港。BBC中文记者在周四(12月3日)致电其办事处时,职员称也是从媒体得悉许智峯的动向。

    许智峯在社交网站表示,离开香港后,手机传来市民丶好友一句又一句「求你千万别回来」,「这种伤痛,我不懂以笔墨形容,亦强忍不了泪水」。

    他说,「我每一刻也在问自己,我仍可为香港做什么?我曾百般挣扎,希望像去年般再在街头抗争,刑责也豁出去了。我亦曾尝试尽力留在残喘的议会,用仅余的身位与暴政周旋,如今以上都不太可能做到时,我作为香港人,在我的岗位力所能及的反抗,就是继续为香港发声,让全世界继续听到香港人挣扎中的吶喊,在外地自由的空气中,换取香港人应有的言论自由,在政权手中抢回香港的言论主导权,与阿聪等流亡手足携手,拉阔香港的国际战线。」

    在丹麦期间,许智峯与当地议员见面,接受当地媒体访问,唿吁包括丹麦在内的欧洲国家仿效美国,制裁侵犯香港人权的人士,向香港示威者提供「免于中共恐惧的避风港」。

    「我从政以来从未想过有一天我可能会坐牢,但民主是很脆弱,全球支持民主的人都有责任共同面对这危机时刻,」他对美联社说,「如果民主阵营不能共同站起来,我们将一同倒下。」

    一直关注香港议题的丹麦反对党国会议员宇菲·额利贝克(Uffe Elbaek)对当地媒体表示,许智峯前往当地是讨论香港示威议题,有关气候变化活动安排只是「掩饰」。

    香港建制派人士和媒体质疑他此行是违反《国安法》。

    许智峯(右)面对9项控罪,法院容许他离境。(photo:EBCTW)
    许智峯(右)面对9项控罪,法院容许他离境。(photo:EBCTW)

    许智峯其人

    许智峯在香港土生土长,修读法律出身,1999年加入民主党,2011年,开始成为区议员,2016年担任立法会议员。他在立法常会以激烈的手法去表达诉求,又被称为议会中的「冲冲子」,「民主党的改革派」,又或是被称为「斯文激进派」。

    一名不愿意具名的民主党人士表示,民主党过往被视为不够激进,他和一众相对年轻的党员,不断提出改革,让民主党的决策更贴近激进派,是为党内开创了一条新的路线。

    但这种较为激烈的举动让他惹上官非,2018年4月,立法会审议甚具争议的高铁「一地两检」草案,他不满政府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抢走一名公务员的文件及手机,遭港府强烈谴责,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当时批评他的「做法恐怖」,不适合继续留在议会。许智峯就事件公开道歉,最终被起诉,被判罚款3800港元和社会服务令。

    今年年中,立法会在选出内务委员会主席以及审议《国歌法》期间,多次发生冲突。他在6月一次会议中,在议事厅内放臭弹。

    许智峯的抗议行动没能阻止《国歌法》通过。(photo:EBCTW)
    许智峯的抗议行动没能阻止《国歌法》通过。(photo:EBCTW)

    他被控「意图使他人受损害丶精神受创或恼怒而施用有害物品」丶「藐视罪」丶「干扰罪」等多项罪名,案件将在明年2月再审,他获准保释,但需每周到警署报到,法官容许他以公务理由离港,但规定他要在离港不少于72小时向警方提供行程。

    他是在「反送中」运动中贴近群众的立法会议员,曾入禀法院追究一名警员在去年11月11日于西湾河向示威者开枪的案件,并要求披露催泪弹成分。他也曾现身游行现场,站在警察与示威者之间,试过一名防暴警员扯开眼罩近距离喷射胡椒喷雾。

    不过,他同样因而惹上官非。去年7月6日屯门区游行,他被指要求其他人删去手机内容,被控「意图妨碍司法公正」,案件在明年1月再提讯。今年6月12日,市民发起「反送中」抗议活动时,他在现场被拖入后巷搜身,被以涉嫌触犯「非法集结」被捕。

    他在访问中透露,自己试过一个月三度被上门拘捕,其太太常在睡梦中听到电视上的门钟声也会惊醒,其子女的同学又经常问,父亲是否会坐牢,对家人造成很大压力。

    今年11月,香港政府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宣佈4名民主派议员丧失议席,泛民议员集体辞职,其中就包括许智峯。

    他当时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表示,4年立法会工作最大得着是在反修例运动中与港人同行,他对立法会里的经历不深刻,但在街头的经历则最让他感受到自己成为人民的代议士。他当时说,未来工作希望着重拉近传统民主派与抗争派的距离,亦希望民主阵营要思考,如何在狭窄的空间作出改变。

    回望众多自己卷入的争议和面对的刑责,他说「市民自有公论」丶「对得起自己良心」,希望市民看到他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