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情报总监: 中国对美国政治的干预是俄罗斯的六倍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雷克里夫(John Ratcliffe)12月3日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说,中国对美国构成最大的安全威胁,中国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全球民主与自由的最大威胁。因此,美国年度情报预算向中国倾斜。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雷克里夫在最新评论文章中说,中国是美国乃至全世界在经济、技术、军事、意识形态安全方面的最大威胁。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理主席卢比奥(Marco Rubio)和副主席沃纳(Mark Warner)随后发布联合声明力挺雷克里夫,声明称,情报显示,中国共产党不遗余力地试图发挥主导全球的作用。

    “北京对美国社会的渗透是蓄意而阴险的,因为他们利用一切可用的影响力手段来加速自己的崛起,而美国却为此付出了代价。中国共产党的专制领导人试图威胁我们的言论自由、政治、技术、经济、军事,甚至是我们抵抗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动力。”

    雷克里夫在文章中着重点名中国通信企业华为为中共服务。他说,中国通过间谍活动窃取并复制美国的知识产权和研发机密,以谋求经济和技术上的全球领先地位。中国共产党将华为这样的企业伪装成公共事业和知名企业,通过在世界范围内的推广部署,收集情报支持中共政治和军事活动。

    旅美经济学者、股票投资管理人郑旭光告诉本台:“中国情报法规定每个公民都有义务向国家有关部门提供情报,实际上把具有中国公民身份和法人身份的公司都囊括进来。这个是体制化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的评估可能还弱了点。这个怎么警惕都不为过。”

    雷克里夫称,情报表明,中国对美国政治的干预是俄罗斯的六倍,伊朗的十二倍。他特别提到,在美的中资企业通过创造就业岗位影响美国雇员,企图通过工会发动群众力量迫使当地议员改变强硬的对华立场。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副主席白嘉玲(Carolyn Bartholomew)在邮件中回复本台,中共利用经济实力胁迫美国,企图影响美国联邦和州立法机构是笨拙的尝试。

    “中共为了推动政治目标的实现使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受到欺凌,这令人不安,需要国会采取行动,对其进行更多的审查。”

    白嘉玲表示,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已督促国会将对等原则作为涉及美中关系的所有立法的基础。

    谈及中国经济对美国政治安全构成的威胁,郑旭光认为,中资企业在美国地方的政治影响力远远小于渗透华尔街的中国资本。

    “中国政府通过自己投资的企业施压只能是非常柔性的,它的影响不会超过华尔街对美国政府的影响。中国政府通过华尔街和美国的内部企业来影响美国政府的政策实际上更方便且更难以抵挡。”

    郑旭光说,美国情报机构将安全利益的考量置于经济利益之上情有可原。在国家安全层面上,情报部门认为美中两国的来往本身就具有威胁性。但在政策实施上无法达到绝对安全。在他看来,现在的问题在于,美国国会、白宫和其他政府部门就对华政策产生了分歧,如何在分歧中寻求平衡点是美中两国关系的关键。

    “在国家安全领域观念不同、体制不同,要么他强要么你弱。但是在经贸领域是可以互惠的,现在问题就是说为了经贸的好处,美国愿意在多大程度上忍受安全隐患,或者为了提高国家安全系数,愿意多大程度上牺牲物质利益。这需要找一个平衡的。”

    美国芝加哥大学中国问题学者杨大利对本台表示,随着美中竞争的加剧和政治分歧的扩大,美国对中国国家安全威胁的评估趋于保守。但在美国政府顺利换届后,美中两国有加强合作的可能性。

    “这需要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来考虑这个问题,在本周受到制裁的一些企业,有些不是因为收集情报而是某些其他行为,从这个角度来讲也是一种平衡。但任何政策都不是完全理想的,具体的实施还面临很多的挑战。”

    记者:肖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