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贿赂是中国疫苗产业的致命弱点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EBCTW,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纽时:贿赂是中国疫苗产业的致命弱点(photo:EBCTW)
    纽时:贿赂是中国疫苗产业的致命弱点(photo:EBCTW)

    纽时报导,中国与欧美展开武汉肺炎疫苗研发竞速,但一些中国药厂却有行贿及疫苗出问题的不良纪录。专家直指,中国药厂许多问题出在商业行为,贿赂是中国疫苗产业的致命弱点。

    纽约时报中文网7日报导,点名自行研发2019冠状病毒疾病肺炎疫苗、并获得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授权在中国生产COVID-19疫苗的深圳康泰生物,其负责人杜伟民曾涉及行贿却至今无事,旗下疫苗更曾于2013年造成17名婴儿在注射后死亡,事后却控告报导媒体。

    根据报导,对于康泰这一合作伙伴,阿斯特捷利康发表声明说,公司在与任何单位达成协议前,都进行了「妥当和彻底的尽职调查」。且公司已与「出色的知名机构」合作,在疫情期间不盈利下,帮助确保(COVID-19)疫苗广泛而公平的全球可及性。

    但纽时这篇以「中国『疫苗之王』:成功与财富幕布下的丑闻与争议」为题的报导形容,中国政府扶持并保护了这个「饱受腐败和争议困扰的行业」。由于缺乏透明度,加上可疑的商业行为,动摇了中国民众对国产疫苗的信心。许多富裕的家长避之不及,更愿意为孩子注射西方的疫苗。

    美国疾控中心中国办事处负责人叶雷(Ray Yip)表示,他对中国大多数疫苗企业的生产和技术标准没有意见。但它们许多问题出在商业行为上,「都想把产品卖给地方政府,所以必须给回扣,必须行贿。这是中国疫苗生意的致命弱点。」

    报导指出,中国疫苗行业的许多问题,都是与政府的共生关系所导致。中国的疫苗由地方政府的传染病控制中心管理。这些控制中心要从某些疫苗的利润分一杯羹,为腐败创造了诱因。自2018到2020年,中国共有59起涉及疫苗企业的腐败诉讼。其中54起是贿赂地方官员。

    据报导,杜伟民曾涉嫌将一个装有人民币30万元现金的纸袋,交给一名中央级的药品监管官员。2016年,这名官员被判刑,但杜伟民至今安然无恙。

    回溯到2013年,中国17名婴儿在注射了康泰的B型肝炎疫苗后死亡。但监管机构排除了康泰的不当行为,且这款疫苗仍在安全使用。然而,中国政府没有提供有关死亡事故的调查,或康泰安全措施的实质性细节。事后,部分家长多方展开究责,却遭到官方的骚扰。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Relations)负责全球卫生事务的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表示,上述丑闻引发了人们对康泰的合理担忧,「风险非常高」。想像一下,如果中国再有类似丑闻被报导,不仅会损害对疫苗生产者的信心,也会损害阿斯特捷利康及其疫苗的声誉。

    这篇报导叙述了杜伟民靠疫苗发迹的过程,其中提到,前中国调查记者杜涛欣曾深入採访康泰旗下企业2010年生产的狂犬病疫苗没有疗效的事件,但2014年,杜涛欣却遭杜伟民控告妨害名誉,最后败诉,报社撤回报导。此外,21世纪经济报导针对2013年疫苗致死案的7篇报导,经杜伟民控告后也撤稿。

    面对上述质疑及查证,康泰一直没有给予回应。但康泰首席科学家郑海发先前接受央视採访时曾表示,公司正力争尽快在(COVID-19)疫苗研发上实现突破,以完成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交付的任务。

    (封面示意图/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