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事件闹出人命 记者报道受打压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蛋壳事件闹出人命  记者报道受打压(photo:RFA)
    蛋壳事件闹出人命 记者报道受打压(photo:RFA)

    蛋壳公寓公司爆雷事件持续发酵,竟然闹出了人命。中国政府一方面出台了一些措施,缓解蛋壳受害者的压力,另一方面则打压媒体对租客维权活动的报道。除了蛋壳爆雷事件之外,还有蚂蚁集团被暂停上市这些事件是不是反映了中国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有缺失呢?

    随着蛋壳公寓爆雷升级,房东和房客势不两立,蛋壳置身事外。据本台此前报道,广州一刚刚大学毕业踏入社会的蛋壳租客不堪忍受被困于“租金贷”和房东的强硬驱逐,12月3日凌晨在自己的房间内纵火,随后跳楼身亡。他的家人在接受中国媒体梨视频采访时表示,会起诉蛋壳:“我们很想知道他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从五点钟到凌晨三点钟,是不是房东又找过他,跟他吵过架,或者激怒了他,导致他一下子想不过来。”

    年轻的蛋壳租客用死亡换来了僵局破冰。迫于舆论压力,一天后,与蛋壳合作的微众银行再发公告,给出了与此前允许蛋壳租户剩余贷款本金免息延期不同的方案。公告说,从保护客户权益的角度出发,微众银行向蛋壳直接追偿,将银行与租户直接的债权债务关系转换为银行与蛋壳公寓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银行将蛋壳所欠客户的预付租金用于抵偿客户的“租金贷”,此后,银行结清贷款。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杨万明同日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蛋壳爆雷事件如果形成案件进入司法程序的话,人民法院将严格依法进行审理,依法保护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

    蛋壳一事再次引爆如何监管互联网金融的讨论。11月,中国互联网巨头公司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在上海、香港两地的上市迫于当局压力被暂缓。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曾公开表示中国的金融监管制度落后:“其实‘监’和‘管’是两回事情,‘监’是看着你发展,关注你发展,‘管’是有问题的时候和预判你有问题的时候才去管。但我们现在‘管’的能力越来越强,‘监’的能力明显不足。”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强调金融安全:“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

    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曾公开表示中国的金融监管制度落后(路透社)(photo:RFA)
    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曾公开表示中国的金融监管制度落后(路透社)(photo:RFA)

    监管滞后于互联网金融创新

    美国罗耀拉大学商学院教授丁弘彬告诉本台,虽然近些年中国整个金融监管体系在机构的完善、法律规范和监管范围等方面有了长足进步,但创新领先政策、金融监管滞后这个全球金融市场普遍存在的问题,中国也不能避免,这为蛋壳以中介公司为名实际从事投资提供了可操作的灰色地带。丁弘彬说,蛋壳这种隐性融资的企业行为在传统金融监管范围之外,相关监管机构目前无法对具体的新兴行业和公司施力。

    “蛋壳公寓是收房租不是募资,像这样打擦边球的情况在现在电商这么发达的时代一定会越来越多,这中间的灰色地带怎么管,对金融监管机构来讲是非常大的挑战。蛋壳是一个很狡猾的例子,它本身不卖任何投资产品,所以基本上完全在金融监管范围之外。”

    丁弘彬认为,蛋壳公司正规的市场行为在内部未出现检举的情况下,金融监管机构很难介入。相关监管部门和社会公众只能依靠蛋壳公司定期公布的企业经营情况和财报来追踪、预判风险。

    “蛋壳跟房东用高价租屋然后跟房客用低价租出去,他们是在做套利。但一开始公司开张的时候(监管机构)去审核,但蛋壳可以说我是在做市场,我们愿意用赔本做生意,扩大市场规模后再把价格调到正常的水准,所以这一种灰色地带管理难度相当高。”

    丁弘彬说,中国金融监管部门的工作重点长期以来放在传统银行业和保险业上,在互联网金融的新兴领域人力和专业知识不足,加上并没有可依照的具体法规和先例,相关监管部门不敢贸然出手。

    “这对稽查员的挑战也很大,他们有没有人力和专长去做好在这个新的时代或新的市场里面的金融监管,挑战事实上也在政府上面。监管难度非常高,因为常常看不出风险在什么地方。当你看不出来有明显的风险的时候,金融监管机构就很难积极作为。要把(蛋壳爆雷)归在金融监管不足上面,当然可以这样说,只是统统归在这上面其实有点困难,因为金融监管本身就是很复杂的业务,所以不管是风险评估还是对业务的熟悉,除非有人举报,金融监管部门去管它是有难度的。”

    丁弘彬认为,像蛋壳这种涉及房产的中介公司出现爆雷的关键在于,中国在物业管理方面没有规范,法规不够完备。在今后想要规避此类风险,单靠加强金融监管是不够的,更需要国家对蛋壳这类物业管理公司的资金储备率作出规定,并明确规范商业房屋租赁契约。

    最近陷入危机的中国长租公寓公司“蛋壳公寓”(Public Domain)(photo:RFA)
    最近陷入危机的中国长租公寓公司“蛋壳公寓”(Public Domain)(photo:RFA)

    资本结构复杂 金融监管却步

    美国南卡大学商务教授谢田说,中国的金融监管体系错位,针对不同的经济体在监管层面有双重标准。他说,国家对头部互联网金融公司监管过严,防止其做大做强动摇以国有银行为主体的传统金融行业,但对可以通过市场行为短期内解决民生问题、支持政绩的小互联网金融企业抱以宽容态度。

    “(中国金融监管)不足的话,中共对那些对政权、对政府有利的东西并没有严格去监控,也没有有效的预警式操作。这种监管从来就是有非常不公平的现象,(金融监管机构)他们既是裁判又是球员,在割韭菜的过程中维护中国政府。”

    谢田认为,像蛋壳这类迅速占领市场的互联网思维主导的公司,其股权结构不明晰,信息披露不透明,背后权贵资本错综复杂也是相关金融监管机构不敢插手的原因之一。

    “最关键的是它的利益出发点在哪里,金融监管根本没有出于保护消费者权益。美国也有这种金融和消费者权益的监管,它的目的很清楚就是保护消费者,在中国没有这个概念,我们可以看到他们保护的是政府和官方。”

    蛋壳爆雷在今年年初经济受到新冠疫情重创之际已初见苗头。然而,据中国媒体报道,官方和媒体联手打压蛋壳爆雷的新闻报道,以维护社会稳定。据本台粤语部最新获得的消息,中新社一名记者因跟踪报道蛋壳租客维权,遭到官方点名施压,以涉嫌煽动群体性事件遭到停职处理。

    记者:肖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