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冷静期引反弹,中国多地离婚申请率猛增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NYTimes,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去年在中国武汉,拍婚纱照的新人。2020年最后三个月,中国有超过100万宗离婚申请,比上年同期增加了13%。(photo:NYTimes)
    去年在中国武汉,拍婚纱照的新人。2020年最后三个月,中国有超过100万宗离婚申请,比上年同期增加了13%。(photo:NYTimes)

    去年12月,艾玛·史(Emma Shi,音)急需在上海民政局预约,但没能如愿。她在网上寻找可以帮助她的人,要快。

    她的要求是:帮我在一天之内办好离婚手续。

    38岁的艾玛·史是一名工程师,她试图抢在中国政府的一项规定之前离婚——从1月1日起,申请离婚的夫妇必须先经过30天的等待期。艾玛·史说,强迫不幸福的夫妻维持婚姻只会导致更多争吵。

    “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很难承受的,”她说。“ 感情已经破裂了。”

    引入冷静期是为了阻止冲动离婚,但在去年年底,它却令急于离婚的夫妻一阵手忙脚乱。

    中国的离婚率稳步上升,这加剧了执政的共产党为扭转威胁经济增长的人口危机所面临的挑战。自2014年以来,结婚人数逐年锐减,官员们也越来越担心,越来越多的已婚夫妇草率离婚。

    “之所以要确定离婚冷静期,主要就是针对社会上经常发生的所谓闪婚闪离现象,即‘冲动离婚’。比如有的夫妻上午打完架下午就去离婚,”致力于将该规定纳入中国新的民法典的专家龙俊在接受官方的《法制日报》采访时说。

    民政部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最后三个月申请离婚的人数超过100万,比上年同期增加了13%。

    这一趋势在几个大城市尤为明显。北京的离婚率上升了36%,达到近2.7万宗。在深圳,这一数字上升了26%,超过1.16万宗。在位于西南部的直辖市重庆,离婚率上升了15%,达到3.5万例。重庆一名区政府官员告诉当地报纸,在12月的最后两周,每天约有40对夫妇申请离婚,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在上海,同期离婚申请猛增53%,达到2万宗。工程师艾玛·史勉强赶上了最后期限。她说,去年12月她发现丈夫出轨后,两人同意离婚。

    2018年,辽宁沈阳举行的一场集体婚礼。(photo:NYTimes)
    2018年,辽宁沈阳举行的一场集体婚礼。(photo:NYTimes)

    12月30日,她在二手物品交易应用“闲鱼”上找到了一个中间人,此人承诺会密切关注民政局网站,看有没有空出来的名额。她给了对方一笔相当于50美元的酬劳。

    当天晚上,艾玛·史得到了预约——第二天早上,她的离婚手续就办好了。“我很庆幸,”她说,在她看来,“结婚才更需要冷静”,而不是离婚。

    在许多国家,强制规定离婚的冷静期并不罕见,目的是为了反思、和解、做出财务安排或讨论监护权。但在中国,此举受到了质疑和担忧,在流行社交媒体网站微博上,#反对离婚冷静期#标签产生了8.1万条评论。人们认为政府过分干涉了他们的个人生活。

    “我们看到足够的证据表明,即使你让离婚变得更困难、设置更多的障碍,如果人们不满意自己的婚姻,还是会找到各种方法摆脱它,”在中国研究离婚诉讼15年的纽约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助理教授李克(音)说。

    女权活动人士表示,冷静期可能会令全职主妇进一步处于不利地位,因为她们通常没有独立收入来支付打官司的费用。对于迫切寻求离婚的人来说,冷静期可能会使法律程序复杂化。即使在冷静期结束之后,夫妻还需要再约一次时间来办理离婚手续。

    活动人士称,该规定还赋予配偶任何一方在不同意离婚申请时撤销申请的权力,这可能会进一步危及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政府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受害者可以向法院申请解除婚姻关系。

    34岁的保险公司员工沈金金(音)与一名男子结婚三年多,她说这个男人经常辱骂她和她的父母。今年1月,她决定离开他。

    居住在南方城市漳州的沈金金说,她认为丈夫的行为构成了家庭暴力。但她听从朋友们的建议,选择了离婚,而不是可能会花费更长时间的起诉。

    中国的离婚率稳步上升,这加剧了执政的共产党为扭转威胁经济增长的人口危机所面临的挑战。(photo:NYTimes)
    中国的离婚率稳步上升,这加剧了执政的共产党为扭转威胁经济增长的人口危机所面临的挑战。(photo:NYTimes)

    沈金金本希望周六能获准离婚。她形容等待是“真正的折磨”,还说她最担心的是丈夫会改变主意。

    “我的压力很大,”沈金金说。“我不知道以后他会对我做出什么样的伤害。”

    在新规生效之前,人们争相离婚,这意味着在上海、广州和深圳等城市,很多人有时要为预约等上一个月。有些人说,为了抢在其他人前面,他们只好使出各种办法。

    广州的李思思(音)28岁,是电子商务平台淘宝上一家化妆品店的老板。她说,去年9月,她有好几个晚上一直熬到半夜,只为等待广州民政局在网站上发布预约名额。

    李思思最终在10月抢到一个名额,但她的丈夫未能按时出席。她再次尝试,终于在12月21日解除了这段婚姻。

    李思思说,她之所以决定离婚,是因为这段异地婚姻让她不快乐。她有一个三岁的女儿,但她说她不会像前几代的许多父母那样,为了孩子维持婚姻。“我们这代人有精神上的需求,”她说。

    “如果我很想离婚的话,”她还说,“多一天多一分钟对于我来说都是煎熬。”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