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紫荆党": 披着羊皮的共产党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香港地下党员“地上化”      新政党实现中共全面管治(photo:RFA)
    香港地下党员“地上化” 新政党实现中共全面管治(photo:RFA)

    香港民主派议员上月因北京褫夺四名议员议席决定集体总辞后,香港的议事堂就只剩下亲北京阵营的声音。在这个时机,一群有中国背景的财金界人士宣布成立“香港紫荆党”,目标为招揽二十五万党员。有分析相信,意味着潜伏在香港的中共地下党员逐步“地上化”,也显示北京对香港亲北京阵营的不信任。

    “香港紫荆党”早于今年五月成立,但到近日才正式曝光,创办人包括多名有中国背景的财金界人士,包括身兼内蒙古政协委员的卓悦控股主席陈健文、身兼中国全国政协委员及瑞信集团董事的李山,以及中播控股主席黄秋智。

    野心勃勃 明言参与特首选举

    该党目标招揽二十五万名党员,以支持“一国两制”,改善北京及特区关系为创党宗旨,并野心勃勃,表明会参与特首选举委员会委员及特首选举,支持、赞助和推选代表他们理念的候选人,也会筹建智库、民调机构、媒体网络,并推动各项政策主张,为港府“输送人才”。

    创办人李山周三(9 日)接受和香港中联办关系密切的报章“紫荆网”访问时表示,“香港紫荆党”的首要任务,是聚集社会力量,为香港向北京争取下一个“五十年不变”。

    另一创办人黄秋智日前接受亲北京媒体《星岛日报》电话访问时就说,新政党会是一个“香港人的政党”,党员不分背景。他又表示,现时亲北京最大党民建联经营近30年,成员数目为4.5万人,“香港紫荆党”的目标是民建联的6倍,并举例指美国共和党及民主党都有5,000万党员,在香港700多万人中,必须有足够的党员人数,才可以代表港人利益。

    创办人和北京关系千丝万缕  吁香港借鉴中国“协商民主”

    翻查资料,“紫荆党”创办人之一陈健文,同时身兼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香港工商专业同学会主席,而另一创办人李山也是同学会顾问,该同学会和中联办关系密切,不时率团到中国交流。

    而李山上月更公开表示,建党是要“向共产党学习”,认为香港一大问题是立法会“运作不畅”,指香港立法会由多个政党的代表组成,让港府难以通过立法。他认为应借鉴中国实行的“协商民主”,以及西方国家的“上下两院制度”,让香港循两阶段改变为“两院制”,包括由政府委任产生上院,并由普选产生下院,以防止“民粹主义蔓延”。

    资深媒体人:香港地下党员“地上化”

    前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接受本台访问,认为“紫荆党”的出现,显示香港的中共地下党逐步“地上化”,实现中共对香港的直接领导。

    蔡咏梅说:“共产党想控制香港,以前中国共产党在香港的地下党没有公开活动,现在我估计它也不能公开,它就变相以另一面出现,然后等于一国两制死亡,这是中共地下党一个变相的方式出现在香港。党对香港的直接领导,原来是地下领导,然后慢慢就变成了一个间接的,然后转到直接的。现在我觉得这阶段是间接的,把他们身份慢慢从不公开变为公开。”

    她向本台介绍,从1949年起,中共就大量安插地下党员在香港各个界别,到1997年主权移交前更甚,早已渗透政府、警队、立法会等各个领域。而中共港澳工作委员会,即现在的香港中联办,掌握部分人的名单,但由于部分人或由北京直接派到香港,因此香港的地下党员数目难以估计。以现时“紫荆党”25万名目标党员来看,她认为未必包括所有地下党员,或有部分会继续潜伏。

    中共重施西藏故技  让香港“挂羊头卖狗肉”

    对于“紫荆党”的党纲,包括支持“一国两制”、捍卫香港民主、自由、法治等核心价值,甚至实现普选等,蔡咏梅认为并不可信,因为中共的一贯特性,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情况就如西藏一样。

    蔡咏梅说:“真正的一国两制被取消了,但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表面的形式还会存在,等于西藏一样,它还是叫西藏自治区,不会取消的,它那个形式还会做的。这就是共产党的特性,'挂羊头卖狗肉',所以你不要看紫荆党理念是怎么样的,因为它表面说是一国两制,实际上是一国一制,就是共产党出来领导了,直接领导了。以前还说香港有自主权,现在完全没有了。”

    她认为“紫荆党”的成立,并不代表北京不信任现时香港的亲北京阵营,因为即使他们是“所谓的香港人”,也早已被北京以权力和财富完全操控,但相较而言, “紫荆党”成员有中国背景,“忠诚度更没问题”。

    北京不信任香港亲北京阵营

    熟悉中国政治的前文汇报记者刘锐绍就有不同意见,认为现时整体的动向,显示北京不信任香港人,包括现时的香港亲北京阵营。

    刘锐绍说:“中共对所谓'白区'的管治从来没有信心,所谓'白区'即不是由中共直接管治,而是要透过代理人,即透过特首管治。而这些人又长期在外,在港英政府浸淫下,亲北京阵营也是如此,所以中共不会有绝对信心。已经有人说,未来的特首可能不是香港出生,不是地道香港人,可能通过国内某些法例修改,成为特首。”

    他补充道,除了不信任外,北京对亲北京阵营的能力也有不满,包括未能争取香港主流民意,即使在选举中得到四成选票,但相较于北京为此花费的大量金钱,亲北京阵营得到的每一个议席都非常昂贵;而亲北京阵营能力不足,甚至在关键时间“帮倒忙”,也让北京感到不满。

    他表示,对于“紫荆党”成立,不少亲北京阵营中人都私下向他表达忧虑。

    记者:吕熙、李智智 责编:胡力汉、许书婷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