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提名的贸易代表戴琦是谁?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拜登提名的贸易代表戴琦是谁?(photo:RFA)
    拜登提名的贸易代表戴琦是谁?(photo:RFA)

    美国候任总统拜登团队正式提名45岁、具华裔背景的资深贸易律师戴琦担任贸易代表。这位中文流利、在中国工作过、专职处理美国在世贸组织对中国诉讼的资深律师,将为美中贸易关系带来什么样的转变呢?常居幕后的戴琦,又是怎么看待美中贸易的现况?

    拜登过渡团队在12月10日发布新闻稿,正式提名华裔女律师戴琦(Katherine Tai)出任美国贸易代表。

    父母来自台湾  首位亚裔贸易谈判代表

    拜登团队的声明写到,戴琦是一位受尊敬的公务员和资深国际贸易专家,她深厚的经验“能让美国利用贸易关係的力量,摆脱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并追随总统支持美国工人的贸易战略。”

    现年45岁的戴琦目前是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首席贸易律师,在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贸易协议(USMCA)谈判中,在争取较强硬劳工条款方面担当关键角色。在2007年至2011年,她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工作時,曾担任处理美中贸易问题的首席律师,还负责美国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对中国发起的诉讼。

    戴琦的父母来自台湾,她在首都华盛顿长大,能说流利的中文,毕业于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法学院。1996年至1998年间,她曾以耶鲁中国学者身份在广州住了两年,于中山大学教授英文。

    戴琦:进攻性战略”应对中国

    “我们正在面临来自中国的激烈竞争。中国是不会消失的,而一个好的、进步的贸易政策,必须兼具进攻性和防御性。”多居于幕后的戴琦,在今年8月参与华盛顿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的讨论会上,谈到自己对美中贸易政策的看法。

    戴琦分析,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及关税战,看起来激进有力,但本质上仍属于“防御型”。她说美国需要一种比关税更好的进攻手段,比如透过补贴及激励措施,帮助美国产业摆脱对中国的过度依赖。

    “进攻性(战略)必须源自我们如何能确保美国、美国工人、产业及美国的朋友,能更快更灵活地跳得更高,更有竞争力,最终能保卫我们开放的民主生活方式。”她还说,美国应该在战略上更加强势:“我认为,在如何与中国竞争的议题上,採取积极、大胆的措施,将得到真正强大的政治支持。”

    不只会说中文     戴琦的强项在美国国内”

    “大多数人把焦点放在她会说中文、住过中国、执行过要求中国履行贸易承诺的事务;但她真正的强项在美国国内。” 曾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顾问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肖特(Jeffrey Schott)告诉本台,私底下,戴琦在国会得到两党议员,甚至一些超级大老(very heavy hitters)的讚赏,“任何一位美国贸易代表,都必须从经营扎实的国内政治支持开始,而戴琦一开始就已经拥有这些。”

    美国罗耀拉大学商学院教授丁弘彬也认为,戴琦的强项在于对稳定美国劳工利益以及各国会议员选区需求的了解。不过,戴琦能为美中谈判带来什麽样的变数,学者们表示仍有待观察。

    “贸易代表办公室的角色要放在美国政府大政策下来看。如果大老板说我要加关税,策略就会是围绕著关税去谈判;(美中谈判)这个架构在拜登政府的战略下会发生变化,底下的贸易代表会作为真正的执行前峰。” 丁弘彬解释,“倒不是戴琦带来了什么不同,而是看拜登团队会给她什么(谈判)工具。”

    同样是华裔背景的前美国驻亚洲开发银行大使陈天宗对戴琦获得提名感到欢迎,他告诉本台,戴琦的法律背景、经验、及流利的中文,都能在美国寻求与中国关係的平衡上发挥极大的作用。他预估戴琦会改变策略,但延续特朗普政府的方向。

    “在拜登政府领导下,美国将重返多边贸易的讨论;但新的美国贸易代表也必须在现任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取得成功的基础上承接工作。戴琦可能会改变策略,但目标仍是在美中间建立更可持续、平衡、公平的贸易关係。” 陈天宗说。

    美中关系的“负面信号”?

    《南华早报》报导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係学院教授时殷弘把戴琦的提名看做美中关係的 “负面信号”,原因是她有处理与中国的贸易争端的经验,可能代表华盛顿会对中国继续採取强硬立场。

    时殷弘分析,戴琦对华态度为何与她的中文技能或种族无关,北京仍在观察戴琦对拜登的政治影响力有多大。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一篇《戴琦——比余茂春更显赫、更危险的华人来了》的介绍文章,正在被大量转载。

    太平洋两岸的美中政商界都在观望。

    在美国经贸谈判、国际贸易与经济制裁领域有四十多年经验的肖特说,“要有耐心,因为贸易谈判不是下任白宫的头等大事。” 他解释,修补美国与欧洲贸易伙伴的关係、打破世界贸易组织的僵局、以及监督刚生效的美墨加协议是拜登政府需要优先关注的事务。

    肖特预估,当前美国对中国的关税“在短期内将持续,直到(拜登政府)对美中贸易策略进行重新评估”。

    拜登日前表示,他上任后不会"立即"取消特朗普政府对现存约37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或立即撤销特朗普与中国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他将与美国盟友磋商,制定一套连贯的战略。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