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戴琪、方芳成焦点 反映美国特殊现象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UDN,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决定,提名父母来自台湾的第二代华裔戴琪 (Katherine Tai),出任美国贸易代表(USTR)。图/取自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官网(photo:UDN)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决定,提名父母来自台湾的第二代华裔戴琪 (Katherine Tai),出任美国贸易代表(USTR)。图/取自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官网(photo:UDN)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决定,提名父母来自台湾的第二代华裔戴琪 (Katherine Tai),出任美国贸易代表(USTR)。对照川普政府任命华裔赵小兰出任运输部长,两党都重用台湾背景第二代,旁衬美台关系渊源深厚。巧合的是,美国媒体近日正炒作疑似中国女间谍方芳(Christine Fang),在加州与两位民主党政客有桃色关系,疑在渗透美国政界。涉案政客极力撇清,政坛更弥漫抓中国间谍气氛。

    两位华人女士同时成舆论焦点,也显现当前美国和中国大陆、台湾关系不同。网上不少声音质疑拜登内阁官员包含各族裔、女性,为何独不见华裔?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入阁似无望,正筹画参选纽约市长;戴琪却脱颖而出,将成近年角色最重要的贸易代表,拜登内阁总算出现了华人。

    戴琪学资历、经验卓越,足和赵小兰媲美。后者曾任小布希政府劳工部长、川普政府运输部长。网上有华裔质疑,为什么美国政府用人都是台湾背景移民,未见大陆背景者?或许和几个因素有关。

    一,美国政府高层任命华人,或民选公职出人头地,迄今绝多数是广东老侨后代或台湾华人第二代。只有前不久曝光的庞培欧智囊余茂春,是第一代大陆留学生。川普政府出台许多针对中共的政策,传都出自余茂春筹画,使余也成为部分大陆华人咒骂的对象。

    上述现象主因在大陆移民80、90年代后才大量来美,尚须时日耕耘,才能开花结果。而老侨在美国发展已150年;台湾侨民从1949年大陆变色,70、80年代大量留学生或移民来美,在美生根、子女受良好教育,如今开花结果。前华盛顿州长、驻中国大使骆家辉,联邦众议员吴振伟、赵美心等都是广东老侨后代;而赵小兰、戴琪 、孟昭文、杨安泽等人的父母都从大陆到台湾,再移民美国,逾半个世纪后终使华人参政卓然有成。

    二,华裔在美国政府发展,隐约间出现「政治正确」或信任、融合问题。近年大陆新移民剧增,对参政、政治捐款相当积极,只要看全美各地支持川普的热劲,组团公开挺川普,全然不顾川普反中立场,拚命要维护川普,让人印象深刻。

    但获政治任命、跻身高层,大陆背景人士在美中世纪较量下,美国政府抓间谍、防中国学者和留学生窃密,间谍案层出不穷;联调局长雷伊公开说,FBI调查中的中国间谍案多达5000个。这些情况让陆侨子弟相对处于不利,不像老侨和台侨有更多机会。

    戴琪的父母是来自台湾的外省人,都有博士学位;她从小受双语教育,年轻时常和父母一起回台湾,也曾赴广东中山大学教授英文三年,中文流利,熟悉两岸和美中国情。说明未来数十年,美中关系无论友好或敌对,华裔「中国通」施展空间广濶,但前提须先突破「政治障碍」,打破信任迷障。

    即使台湾背景的核武科学家李文和,曾被控洩密给中方,后来判无罪;近年也有多名台湾移民后代美军曾涉洩密给中国,但在美中较劲更激烈、敌我难辨下,大陆背景华裔无论晋身公职、或在敏感的国防、科研等领域,都面临愈趋严重的「玻璃天花板」。除非美中关系未来能走向缓和,否则会成大陆背景移民发展的主客观障碍,像余茂春这类例子非常罕见。

    对照主流媒体炒作加州两位民主党政客,涉及和方芳有性关系。方芳在筹款、参政方面非常活跃,但她已离开美国,是否为中国间谍,共和党拿来攻击民主党人,反映美国人对提防中国渗透的焦虑,也在助长美国对大陆背景移民的认同或信任危机,不利华裔。

    戴琪将来的主要对手明显是中国。她和方芳的处境对照,显示在美华裔背景、政治认同,难免和对母国政治认同(对中共、中华民族、大陆、台湾、香港等)相关,呈现分裂复杂状态;即使两岸四地华人移民入籍时宣誓效忠美国,但被对待处境、机会和生涯发展的挑战,都无比复杂。

    不变的是,美国反中氛围弥漫有增无减,无论我们来自哪里,华裔面孔在街头随时可能无端遭遇「滚回中国去」的斥责,这也是残酷的现实。

    戴琪和方芳对比,或许让部分华人感受不平或受屈辱,进而迁怒台港。网上天天有侮辱台港民众的言论,流露大中原或大陆独尊意识,这种流毒绝无益华人社区团结和谐,同样也会加深主流人士对「中(共)国元素」的猜忌和提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