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民美国梦碎?美国会否出现第二个《排华法案》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EBCTW,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

    中国移民美国梦碎?美国会否出现第二个《排华法案》(photo:EBCTW)
    中国移民美国梦碎?美国会否出现第二个《排华法案》(photo:EBCTW)

    ▲(图/Getty Images)

    近几个月来,30岁的加州居民程女士频繁致电美国国会参议员,敦促他们就一项移民法案投反对票。

    她的努力最终功亏一篑。12月初,参议院全票通过《高技能移民公平法案》,它又名为S386法案,目标是确保申请美国永久居留权(俗称「绿卡」)的外籍人士享有平等的等待时间与移民权利。

    来自中国沈阳的程女士是一名正在申请绿卡的硅谷软件工程师。包括她在内的许多在美华人担心,法案一旦通过立法,中国人的绿卡等待时间将会大大延长。

    让她更加忧虑的是,法案在通过前夕新增了一个条款:与中国军方及共产党有关联的(affiliated with)外国人,不得在美国境内调整移民身份、获得绿卡。

    这随即引发S386法案可能成为「第二个《排华法案》」的担忧。

    第二个《排华法案》?

    《排华法案》在1882年生效,美国对华人劳工关上大门。该法直到1943年才正式废除,至今仍是美国唯一一项针对特定族裔的移民法。

    智库「美国科学家联盟」的资深研究员道格·兰德(Doug Rand)对BBC表示,S386法案可能成为「隐秘的排华法案」。

    他指出,19世纪的《排华法案》是针对华人的全面移民禁令,明显带有种族歧视色彩;S386有一定限制性,但仍可能堵上数以百万计的人的移民之路。

    「Affiliated(隶属,关联)是一个非常宽泛的词语,如果行政机关有意而为,条文可被延伸到极点,」兰德说。他曾在奥巴马政府中任职科技政策幕僚。

    在中国,几乎每一所高校都设有军训,以培养学生的纪律性与团队协作能力,多由预备役军人、退伍军人等担任教官。如果「关联」一词被宽泛解读,「那每个在中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可能被指是跟军方有关联,」程女士对BBC说。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美国智库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移民政策研究员戴维·比尔(David Bier)写道,S386法案的中国相关条文「在事实上」构成来源国歧视。

    但他同时指出,由于条文只禁止在美国国内申请移民,申请人仍可在美国国外递交申请,因此它并非一个全面的禁令,只是一种「高代价的不便」。

    美国严格审视赴美中国人

    近年来,华盛顿对中国共产党隐蔽影响力的警戒心大大提高,「对华强硬」成为共和、民主两党的共识,涉及的领域从外交延展到移民等内政议题。

    「两党的国会议员都非常担忧对中国军方的恶性影响,这不是一个秘密。但问题是,怎样才是合适的应对方法?」兰德认为,对华鹰派的国会议员宁愿发出「极端强烈、可能过分」的信号,「而不是找到一个更有针对性的应对方式。」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S386法案最初由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麦克·李(Mike Lee)与刚刚当选副总统的加州民主党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2019年提出。移民政策研究员比尔写道,在参议院投票前夕主张加入中国条款的,相信是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他属于国会中的对华强硬派。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中国是美国新移民的最大来源国,2018年共有14.9万中国人移民美国,但如果目前版本的S386通过,这一趋势可能被扭转。比尔表示,中国移民在科学、技术和医学上的创新大大造益美国,S386中的中国禁令或将迫使这些人离开美国。

    法案的早前版本在众议院已通过,但由于参议院作出了诸多改动,两院仍要就文本内容达成共识,法案才会被送到美国总统办公桌上,等候签字生效。

    兰德预期,这项移民法案在明年1月国会换届前在众议院通过的机率很低,而带有争议性中国条款的版本通过的机会「近乎于零」。在新一届国会受任命后,法案还需重新审理,内容很可能作出调整。

    美国限制中国共产党员及家属签证

    S386在参议院闯关成功,让程女士对她的绿卡申请愈感悲观。她还注意到,中美关系每况愈下,美国近期出台了多个限制中国人入境的政策。

    10月,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在新指引中明确指出:「除非另有豁免,否则国内外共产党或其他极权政党(或分支机构和附属机构)的成员,或与之紧密关联的人,在申请移民时将不获受理。」

    类似的规定早在冷战时期已出台,但未被严格执行。虽然新指引没有提到针对哪个国家,但鉴于中美两国之间的对抗不断升级,许多观察者认为,该政策剑指有中国共产党背景的移民。

    移民局的新政策表示,共产党员和其他极权政党成员所秉持的观念,与申请效忠美国的誓言不相符合。(photo:EBCTW)
    移民局的新政策表示,共产党员和其他极权政党成员所秉持的观念,与申请效忠美国的誓言不相符合。(photo:EBCTW)

    近期,美国收紧了对中国人的旅游、商务、学生签证政策。

    9月,美国基于「国家安全考量」,取消千名中国学生签证。12月初,美国国务院宣佈,对中国共产党员及其直系亲属赴美签证施加限制,将其商务及旅行签证的有效期从10年减至1个月,从多次改为单次入境。

    中国共产党员人数约有9千万,估计这项政策约影响2亿7千万人。但普遍认为,由于美国难以核实数百万中国普通党员的身份,这项新政难以全面实施。

    美方称,此举是为保护美国免受「恶意影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则说,这是「极端反华势力」对中国的「政治打压」。

    兰德指出,不少中国人入党只是为了职业发展需要,这项针对所有党员及家属的签证政策杀伤力过大,犹如「在需要手术刀的地方使用大锤」,可能会到头来损害美国在旅游、教育等领域的收益。

    「无论是对华政策还是移民、签证政策,政策制定者总会面临一种诱惑,把这些政策当作一种反间谍或者执法的工具。但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就会出现鲁莽行事的危险,」兰德说。

    美国梦碎?外籍人士的漫漫移民路

    美国数十年来被认为是移民的首选地,因其多元文化而享有「大熔炉」的美誉,汇聚了世界各国的人才。但近年来的H1B工作签证抽签制度、旷日持久的绿卡排期,让不少潜在移民对美国望而却步。

    程女士在10年前赴美读书,先后修读了两个硕士学位,经历三次H1B的抽签,才在美国取得稳定的工作签证。她说,初来乍到时,她曾怀揣着一个美国梦,历经多年,却对美国的移民系统感到失望。「政策变来变去,对脚踏实地的人有各种的不公平。」

    居美10年后,程女士近日递交了绿卡申请,但这远不代表她走上了移民美国的康庄大道。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美国每年有14万绿卡配额,每个外籍国家人士不能超过总配额7%的限制。这一上限导致来自印度、中国等人口大国的移民申请大量积压,他们因此需要排期数年、甚至十多年,才能获得美国绿卡。本月拿到职业移民绿卡的印度籍人士中,等待时间最长已等了11年半,而中国人最长则等了5年。

    S386法案主张取消职业移民绿卡的国家配额,但绿卡总量不会显着增加,以「先到先得」方式决定排期。

    美国移民法分析人士指出,法案如果通过,对华人的移民申请是把双刃剑。

    以中国籍申请人为主的EB1杰出人才、EB5投资移民的绿卡申请有望加快。然而,在其他职业绿卡的申请中,排期挤压严重的印度籍人士将获得优先处理,导致他国申请人的排期大幅延长,排期第二长的中国或无法倖免。

    总统特朗普今年7月签署行政命令取消对香港的特殊地位,这意味着,在美国移民法中,持香港护照的居民跟中国大陆居民如今享有同等待遇。而来自台湾、东南亚、欧洲等其他地区的人士,在S386的改革之后,将面临更长的绿卡排期。

    程女士对S386法案的解读是:「对印度人非常有好处,对中国人比较不友好」。由于副总统当选人哈里斯曾牵头这项法案,华人社区亦对此议论纷纷,质疑她「便帮」印度裔。在绿卡总额增长远赶不上申请人数增速的情况下,各族裔的潜在移民心生芥蒂。

    「这让移民群体倒戈相向,」兰德形容,这个结果「悲惨」。

    「我认为绿卡国家配额造成了一个无法忍受的情况,特别是对于来自印度和中国的移民来说,他们本该早就成为美国人了,」他表示,「但这个问题是一个零和博弈,真的很难解决。」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处(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报告,如果绿卡总额不显着提高,S386法案无法解决申请大量挤压的问题。在2030财年,挤压申请数将从如今的90万例飙升至超过200万。届时申请绿卡的外籍人士,将要等37年才能拿到这张永久居留卡。

    移民游说组织认为,这样漫长的等待,将让美国对国际学生、外籍研究员和教授失去吸引力,摧毁美国高校的商业模式。

    拜登能否推动移民改革?

    特朗普上台后进一步收紧移民政策,筑起美墨边境墙,严厉打击无证移民,减少收容难民,对多个穆斯林国家实施旅行和移民限制。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他动用行政权力,收紧工作签证,冻结绿卡发放。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拜登上任后,预料将撤销多项特朗普的移民举措,美国的移民政策或重回奥巴马时代。拜登表示,计划增加H1B工作签证和绿卡数额,并向有科研博士学位者颁发绿卡。

    但他能否推行任何有意义的移民改革,还需看国会参议院控制权花落谁家。

    目前,共和党已锁定50个席位,领先民主党的48席。乔治亚州两个联邦参议员席位仍悬而未决,将在2021年1月5日进行补选。

    兰德认为,如果如果共和党继续控制参院,移民改革的通过可能性低。而如果两党平分席位,像S386这样有一定两党支持的法案,或有机会通过。

    而在程女士看来,S386提倡的移民改革仍不如人意。她说,如果无法在美国长期居留,她会返回中国发展,因为那里「发展非常迅速,每天都有新的东西」。

    对希望移民美国的高技能外籍人士来说,美国国会的对峙意味着无果的等待。新冠疫情对美国就业市场的沉重打击,也预示着移民法律改革的步履维艰。面对诸多的未知,越来越多教育程度高的潜在移民把眼光投向了他方。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图片来源于东森新闻(photo:EBCTW)

    【往下看更多】


    【今日最热门】


    南非彩票开出5,6,7,8,9和10连号,20人中奖引发调查


    Buffet吃到饱能回本?老饕揭吃爆攻略:看下午茶秒懂


    规模6.7强震!台北松山区大楼出现龟裂 砖块掉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