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契尔夫人早就预言脱欧难关 47年后英国终于梦醒(视频)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UpMedi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英国于2020年1月正式脱欧。(汤森路透)(photo:UpMedia)
    英国于2020年1月正式脱欧。(汤森路透)(photo:UpMedia)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79106145002-0'); });

    编按:2020年1月31日,英国时间晚上23时起,英国正式脱离欧盟,结束长达47年的欧盟成员国身分。长达四年的脱欧之路,验证了英国保守派政治家柴契尔夫人名言:「人类所有的灾难都来自欧洲大陆,而所有的解决方案都来自说英语的国家」

    此前领导保守党在大选中、取得自邱吉尔和柴契尔夫人以来最辉煌胜利的英国首相强生(Boris Johnson)称:「这是破晓时刻,拉开了下一阶段的序幕。这是新时代的黎明,从今日起,我们与家人的命运和机会,都不再因为我们在国家的不同地方成长,而受影响。这是我们团结的开始,也是更上层楼的时刻。」

    *(photo:UpMedia)
    *(photo:UpMedia)

    英国首相强生于2020年12月31日脱欧过渡期最后关头、正式签署协议。(汤森路透)

    欧盟最终目的:消灭主权国家,欧洲一体化

    欧盟这个由各国派出的非民选官员组织的超级政府,实际上是由各主权国家让渡部分主权与法律自治权组成。力倡成立欧盟的法德两国,都很清楚欧盟设立的最终目的是消灭主权国家,达到欧洲一体化,为世界大同提供样板。这个欧洲超级政府当然由法德控制。

    英国政治家和历史学家丹尼尔.汉南(Daniel Hannan)在欧洲议会任保守与改革党团祕书长期间观察到,对于普通欧洲人来说,钱已经花光了,他们正深陷经济危机。几十年劳工权利立法的效果是,欧洲的权利越来越多,工人却越来越少。然而,对欧盟官员和日益膨胀的靠布鲁塞尔经费养着的谘询顾问、合同制人员、寻租阶层来说,完全不存在钱荒的担忧。当各国政府忙于缩减国内财政开支时,省下的每一分钱都流向欧盟。

    盎格鲁圈与欧洲关于「公民权利和自由」存在完全不同的理解:在盎格鲁圈内,公民权利是先辈们在历史上某一时刻赢得的、作为一项历经世代流传下来的确定不移的权利。而欧洲对于公民权利的观念,则认为它是政府授予的。

    他们把人权全部规定在宪章里

    盎格鲁圈的激进主义是平等派、宪章运动和早期英语国家贸易联盟的活动家;而欧洲激进主义的哲学灵感来自黑格尔(Hegel)和赫尔德(Herder)的集体主义着作,尤其是卢梭信奉的民众「共同意志」可剥夺公民私有权利的理念——这样的哲学相信权利是普遍的,由法律授予并受到政府保障,而非从习惯中继承。这和普通法中「自由个体凝聚成自由社会」的观念非常不同。观念的差异,导致实践层面的背道而驰:

    对于欧洲,柴契尔夫人说过一句精彩的话:「人类所有的灾难都来自欧洲大陆,而所有的解决方案都来自说英语的国家。」与其他英国保守派政治家一样,她对欧盟充满疑虑,反对欧陆国家内部日益增长的「反美主义」——从某种意义上说,反美就是反英,难怪雷根总统会感激柴契尔夫人说:「有时,她还要额外替美国承担严厉的批评。」

    不能盲目跟随「欧洲联邦主义」

    柴契尔夫人在任期内遭到来自欧盟以及英国国内欧洲派的强大压力,她苦口婆心地劝告国人,不能仓促而盲目地跟随「欧洲联邦主义」。在欧盟框架下,「法—德集团重新现身,并按照他们自己的日程安排主导着欧共体的发展方向」。她将欧洲一体化进程称为「巴别快车」——跟圣经中的巴别塔并列。在欧洲统一的理想的名义下,浪费、腐败和滥用权力达到谁都无法接受的水平。

    与夺命狂奔的「巴别快车」的方向相反,柴契尔夫人坚持英国主权和英国价值:「我不愿放弃我们控制移民的权力,抵御恐怖主义、犯罪、贩毒的权力,以及採取措施把危险疾病的载体拒之门外从而保障人、动物和植物的健康的权力——所有这些都需要对边境进行适当合理的控制。」

    什么是英国持守的观念秩序

    早在1679年,英国政治家亨利.卡博尔在下议院的演讲中就指出,以英国为代表的新教世界,坚信上帝所赋予人的自由与尊严,人享有不被任何力量奴役的权利。基督新教带来符合圣经的敬拜仪式和教会组织方式,也带来符合圣经的政府形式。当代人把英国、美国、瑞士和尼德兰的议会宪制政体与法国、西班牙、俄国、中国以及伊斯兰世界的专制政体做一番对比,就会清楚地发现宗教信仰对政治制度的决定性影响。

    政治哲学家阿克顿指出,在伊丽莎白一世去世之时,英格兰在政治上就与欧洲大陆分离,并沿着一个不同的方向发展。很久以前,政治观察家们已经认识到岛国制度与众不同的特点和优势。英国的制度建设是在古老方法的基础上,从传统和先例着手。这些精明方法的联合或选择使用,是英国传统的显着特征——圣经、《大宪章》和《权利法案》一脉相承。

    点击上图播放视频

    邱吉尔更是敏锐地意识到,英美拥有同一个观念秩序,英国在反对纳粹战争中所捍卫的原则,也正是美国自开国以来坚守的信条。

    「独立宣言很大程度上是辉格党人反对后期斯图亚特王朝和1688年革命的重新申明。」英国革命和美国革命所捍卫的是同样的观念:绝对产权、请愿权、代议制政府、普通法与陪审团制度的司法保护、持有武器的权利……这些观念,一开始是被英美所独享的,然后突破了种族和文化的限制,被更广泛区域的国族所吸收。

    柴契尔夫人尊重英国的新教传统,在所有英国当代的首相中,她公开强调自己是虔诚信徒超过其他任何人。她的政治及宗教都建立在个人选择及个人责任优先的基础上,「基督教启迪的核心,就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对欧盟背后大一统、集权主义的幽灵加倍警惕,「作为一个岛国,我们很不习惯身分证加警察这样专制的大陆型控制体系」。她反问道:「难道英国的民主、议会主权、习惯法、我们传统的公正感、我们以自己的方式处理国内事务的能力,都要受到与我们的传统有巨大差异的欧洲官僚机构的遥控吗?」她不信任「在布鲁塞尔发号施令的超级欧洲国家」。她像大卫挑战歌利亚一样挑战欧盟:

    40多年后,终于到了梦醒时分。欧洲的归欧洲,英国的归英国,英国「脱欧盟,以自由」。而欧盟的未来越发暗淡。

    *(photo:UpMedia)
    *(photo:UpMedia)

    作者简介

    余杰

    1973年生于成都,1992年入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1998年出版处女作《火与冰》,畅销百万,其文字和思想影响了中国一代年轻人。2012年赴美,抛弃如同「动物农庄」般野蛮残酷的中国,誓言「今生不做中国人」,并致力于在思想观念上颠覆中国共产党的唯物主义意识形态、解构大一统的中华帝国传统,进而在华语文化圈推广英美清教徒精神与保守主义价值,也就是其独树一帜的「右独」理念。

    余杰集政治评论家、散文作家、历史学者、人权倡导者于一身,着作六十余种,涵盖当代政治、古典文学、近代思想史、民国历史、台湾民主运动史、基督教公共神学、保守主义政治哲学等多个领域。多次入选「最具影响力的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并获颁「汤清基督教文艺奖」、「公民勇气奖」等奖项。

    着作包含《徬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在那明亮的地方:台湾民主地图》、《不自由国度的自由人:刘晓波的生命与思想世界》、《人是被光照的微尘:基督与生命系列访谈录》、《1927:民国之死》、《1927:共和崩溃》、《用常识治国》等书。

    ※本文摘自《大光:宗教改革、观念对决与国族兴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