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为「数据是21世纪的上帝」做了示范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UpMedi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以毫秒计的特斯拉行车记录,提供了人们一种「非人」、趋近「无缝」的真实再现。(汤森路透)(photo:UpMedia)
    以毫秒计的特斯拉行车记录,提供了人们一种「非人」、趋近「无缝」的真实再现。(汤森路透)(photo:UpMedia)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79106145002-0'); });

    4月19日,上海车展开幕,一名身穿印有「煞车失灵」字样T恤的女子,跳上了展示中的特斯拉车顶,控诉特斯拉的车子煞车失灵,导致他的父亲车祸负伤。

    中国的特斯拉则是拿出了厚达48页、共6697则资讯的行车数据报告,纪录详细到以毫秒为单位,宣称肇事车辆在车祸前一分钟的时速为118.5公里,明显超速,一开始只用较小的幅度踩煞车,2.7秒之后,才真正勐力踩煞车,但为时已晚,以48公里的时速撞及前车。

    特斯拉的报告也显示,预警系统顺利启动协助煞车,此外,该车,从开始煞车到撞击,共历时5秒,而在此前的半小时,该车共煞车四十余次,证明煞车系统运作正常。因此,特斯拉论断,车祸主因为超速,与煞车系统无关。

    中国的抗议者坚称,特斯拉数据造假,其父当时的行车速度约仅在70公里之谱,要求特斯拉退还车款。中国则有评论者指出,特斯拉数据造假的机率不高,但有这些数据,仍不足以证明煞车没有失灵,仍须进一步调查。

    过往,面对此类事件或争议,我们已很习于:「反正就是各说各话,真假难辨,罗生门」。这种可泛称为「后现代状况」的集体心灵,正面的意义是,既然没有绝对的真理与对错,人人都可以发声,没有人可以把自己的主张强加在别人身上。但其副作用却是,「单一而绝对」的真相既不可能,政治人物知道只要丢几只乌贼,就得以从丑闻或罪行中脱身,弱势者则坚称,所有对其不利的法律裁决,都只是权力体制霸凌的结果。在我们这个时代,人人都是犬儒的虚无主义者。

    但认为人类已无可能,从这种「后真相」的语言迷宫中脱困的悲观者,或许也不用感到绝望。数据,将要展示你无法拒绝的真理。

    语言再现的世界有诸多诠释分歧的空间,是因为语言先天的侷限,让语言建构起来的意义与诠释网络有大量的孔隙,要靠语言捕捉真实世界的全貌,注定是不可能的任务。影像工具的出现,一度让人们相信,「有图有真相」的威力,会让这个世界的众说纷纭少一点。但事实证明,影像或许填补了诠释之网的某些缝隙,但现世的人们也更精明地意识到,只要是人洒出去的网,就必然是特定的意图之下,有边界、有特定范围的网,同样无能为力捕捉世界的全貌。

    但如果前述的特斯拉行车记录报告,还不足以说服你车祸的「唯一」真相为何,我们不妨设想一下(这种设想只需要用到现有的科技,不用假设未来会如何如何),如果有人在高速公路上开一部特斯拉,他手上戴了一个刚买的健康手环,会即时把他的「健康状况」,像是心跳、血压、血糖或是肾上腺素等数据,回传到云端的健康管理伺服器。而我们的高速公路管理局,为了更有效率的车流管理,也建置了24小时的全路段录影系统。

    这位驾驶如果不幸发生车祸,试想,有了以毫秒计的特斯拉行车记录、驾驶行车时的生理反应报告、加上公路行车影像档案,车祸的成因还起得了「争议」吗 ?驾驶的说法、目击者的证辞、甚至是传统的人工车祸鑑识报告,还有任何意义吗?

    大数据之网提供给人们的,将是一种「非人」的、趋近「无缝」(seamless)的真实再现,我们既无从质疑它的客观性,也找不出它在技术面的缺陷。数据在人之上,而更接近上帝。

    尼采在十九世纪说,上帝已死,人要当自己的主人。尼采没能预见的是,人人都是自己的主人,这世界也就没有真正主人。而事实证明,没有主人的世界,多数人是六神无主的。经济思想家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认为,计画经济注定失败,因为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的需求,外部控制必然不如自己做决定。但海耶克同样没能预见,「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这样看似完美的铁律,竟也有错误的一天。

    24小时跟着你的健康手环跟你家的智能马桶都断言,你得了糖尿病,但你没有感受到丝毫异状,你是相信数据还是相信你自己?你自认是个个很节俭的人,但年底信用卡公司寄给你的年度统计数据显示,你在2021年买了475项商品,包括七双鞋、五条牛仔裤和两支精品手表等等,消费力排名全国前20%,你所认识的自己,还靠得住吗?

    在上帝手上失去的绝对真理,我们将在数据中找回来。但这是我们新的救赎,还是新的笼牢,犹未可知。

    ※作者为台北艺术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