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参议员克鲁兹推荐报告:《大科技公司武器化平台窃取2020年大选》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I,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美参议员克鲁兹推荐报告:《大科技公司武器化平台窃取2020年大选》(photo:RFI)
    美参议员克鲁兹推荐报告:《大科技公司武器化平台窃取2020年大选》(photo:RFI)

    美国共和党资深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近日转推了一篇报告,曝光美国科技巨头如何以社交媒体平台为武器,以影响美国大选。克鲁兹强调的一段文字是:“在大选前,推特和脸书特朗普审查了65次,但对乔‧拜登是0次。”他还加上了一句评语:65:0。也就是说:只审查特朗普,而不审查拜登。

    克鲁兹推荐的特别报告题为:《大科技公司武器化平台窃取2020年大选》(SPECIAL REPORT: Big Tech Stole 2020 Election by Weaponizing Platforms),作者名为科琳‧韦弗(Corinne Weaver),她毕业于美国基督教世界大学(Christendom College),是美国媒体研究中心的助理编辑,其作品曾在福克斯新闻、《卫报》、《生命新闻》和《联邦主义者》上发表。

    韦弗报告指出,“媒体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委托民意调查公司(The Polling Company)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七个主要摇摆州中,有七分之一(14%)的拜登选民表示,他们的信息来源主要依靠如脸书或推特等网站所发布的选举新闻。该调查涉及了七个摇摆州的1,750名拜登支持者。

    韦弗认为,竞选的信息只有在被民众接收到时才有价值。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在大科技公司的审查制度混战中遭受的损失最大。在推特和脸书上,保守派、特朗普支持者,以及对拜登竞选不利的消息经常被压制,尤其是在2020年大选前的几个月。选举前,推特和脸书对他们进行了65次审查,但对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则是零审查。所有审查案例中有98%是推特的审查。

    《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 )曾报导拜登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牵扯了乌克兰的腐败交易,但该报导立即遭到脸书和推特的审查。之后的一项麦克拉奇(McClatchy)民调显示,36%的拜登选民因为该(新闻)审查打压,而从没听说过亨特‧拜登的事。其中,13%的人说如果他们知道,就不可能投票给拜登。

    《纽约邮报》发表的另一个表明拜登与中共有腐败交易的故事也有类似的命运。韦弗指出,另一项全国调查显示,如果拜登的所有选民知道这个故事,那么他们中有4%的人不会投票给拜登。

    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也表示,媒体压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儿子的丑闻不报,对本次大选造成严重干预。

    韦弗引用《新闻周刊》(Newsweek)所做的分析认为,以上这种压制是有效的。《纽约时报》有关税收方面的反特朗普故事大约有537万人阅读,而《纽约邮报》讲的拜登腐败交易故事,其阅读人数大约只有194万。

    美国多家大媒体拒绝报导事实真相使选民陷入黑暗之中。许多拜登选民并不知道大型科技公司用了广泛的审查,来禁止保守派和特朗普支持者发声。民意测验显示:34%的拜登选民不知道特朗普曾受到推特和脸书的审查,而拜登则根本没有受到审查;52%的拜登选民不知道脸书允许使用安提法(Antifa)的页面,而许多保守派的页面被删除;60%的拜登选民不知道脸书和推特阻止用户讽刺拜登及其竞选团队或张贴他们的讽刺漫画。

    韦弗文章写道,大科技公司一方面否认自己每次都会审查保守派,同时寻找着新方法来压制、标记和删除保守派发布在其平台上的信息。而自由主义媒体则为大科技公司审查保守派进行掩盖。媒体忽略那些关于大科技公司审查言论的报导,忽略科技公司在众议院和参议院接受听证的报导,将对审查的担心标记为“阴谋论”,从而使审查看起来好像根本不存在。

    韦弗写道,大科技公司在2020年推出的100项新技术政策中,有26项被视为与选举有关,比如,推特试图禁用简单的内容转推,脸书计划在大选日后禁止政治广告等。

    韦弗指出,大科技公司对特朗普总统在2016年的获胜感到不满,因此他们竭尽所能以阻止他在2020年胜出。因此像脸书、谷歌和推特这样的公司在2020年大选之前选择站在拜登一方,并尽其所能来推动其胜利。

    根据OpenSecrets.org的数据,推特和脸书员工捐款的90%用于民主党竞选活动;Alphabet、微软、亚马逊、脸书和苹果的成员在2020年总统竞选期间为拜登竞选活动捐款一千024万10,243,589美元,特朗普从上述大型科技公司那里仅收到427,047美元。

    当左派接受邮寄选票时,大科技公司也是如此,这还意味着需要匆忙镇压对邮寄投票的任何批评。虽然包括CNN和TechCrunch在内的媒体以前都曾警告过邮寄选票的危险,但当特朗普在2020年5月谴责“邮寄选票”为“实质性欺诈”时,他受到推特的审查。

    韦弗分析表示,大型科技公司在告知和影响用户方面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他们知道这一点,并滥用了这种权力来帮助窃取总统选举。他们的目的是要影响选举,即便在选举后,他们继续通过审查制度打击特朗普。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在推特上被至少审查486次,其中超过400次发生在11月3日之后。

    韦弗最后指出,如果大科技公司拥有如此大的权力和影响力来操纵选举,那么对于任何选举来说,将不再有真正的公平。这是美国政党、国会和联邦政府都必须在下一次选举之前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