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债务外交到自贸协议 -- 中国非洲新战略

  • 发表时间:
    , 文章来源:RFA,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2019年10月17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与毛里求斯驻华大使李淼光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北京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毛里求斯共和国政府自由贸易协定》。(photo:RFA)
    2019年10月17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与毛里求斯驻华大使李淼光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北京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毛里求斯共和国政府自由贸易协定》。(photo:RFA)

    新年伊始,中国与非洲国家的外交关系似乎越来越密切:中国与岛国毛里求斯的自贸协议生效、外长王毅新年出访非洲五国、中国公司获得吉布提港的3.5亿美元投资项目等等。学者分析,随著中国在非洲影响力的扩大与加深,美国需要重新思考对非战略。

    中国在非洲的首个自贸协议

    非洲大陆的东方、印度洋上人口不到一百万人的小国毛里求斯共和国,成为第一个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非洲国家。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毛里求斯共和国政府自由贸易协定》在去年底签属,今年1月1日生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1月5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说,非洲自贸区的启动、及中毛自贸协定的实施,为中非合作带来新的机遇。

    “我们愿继续支持非洲自贸区建设并同非洲国家探讨中非自贸合作,扩大非洲商品对华出口,为中非合作转型升级注入新的动力。”华春莹说。

    分析认为,中毛自贸协议将成为未来中国与非洲其他国家签署自贸协议的样本;自贸协议更可能是中国在非洲战略的新形式。

    长期关注非洲议题的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Institute)学者詹姆斯·巴尼特(James Barnett)告诉本台,过去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以海外借贷为主要驱动,但近几年有所缩减。

    “如今,(签属)自由贸易协定似乎成了中国经济战略的一环,以此增强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 巴尼特说,“这也是为什麽中毛自贸协定如此关键的原因,虽然毛国的经济规模相对小,但它在印度洋有独特战略位置,更是能成为中国出口至非洲的跳板。

    ”毛里求斯不仅往西眺望非洲大陆,往东更看向巴基斯坦、斯里兰卡,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又一块重要拼图。

    2020年7月31日,驻毛里求斯使馆与毛里求斯卫生和健康部共同举行中国援毛抗疫物资交接仪式。(中国驻毛里求斯大使馆网站)(photo:RFA)
    2020年7月31日,驻毛里求斯使馆与毛里求斯卫生和健康部共同举行中国援毛抗疫物资交接仪式。(中国驻毛里求斯大使馆网站)(photo:RFA)

    王毅新年出访非洲五国

    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4日至9日出访非洲五国,由西非至东非,走访尼日利亚、刚果(金)、博茨瓦纳、坦桑尼亚,再到岛国塞舌尔。这也中国外长连续第31年新年首访选择非洲。

    王毅说,中非友谊在2020年的疫情考验中得到昇华,中国不仅协助抗疫,还与非洲12国签署缓债协议,减免15国到期无息贷款。他形容中非合作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金名片”。

    美国对外政策理事会(American Foreign Policy Council)资深中国研究员马佳士(Joshua Eisenman)刚出版了中文版的《中国与非洲: 一个世纪的交往》一书。他告诉本台,中国的外交部长三十多年来都把新年的首访选在非洲大陆,在某种程度上显示了中国非洲政策的优先程度,也让这块历史上长期被剥削的非洲大陆感受到被重视与尊重。

    按照中国官方的最新数据,过去20年,中国帮非洲修建超过6000公里铁路、6000公里公路,建设近20个港口和80多个大型电力设施。中非贸易额增长了20倍,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增长了100倍。

    巴尼特说,中国看准非洲亟需的基础建设需求,透过大量的借贷补贴,提供他们声称更便宜的基础建设发展,正是中国模式吸引非洲国家的重要原因之一。另一方面,中国“假装自己是务实的合作伙伴”,称自己不会干涉非洲政治。这与欧美国家的援助项目都常附带著政治体系透明与改革、价值观主导的外交政策不太一样。

    “中国在非洲答应一种国家主导式、不带任何政治上自由化或民主化前提的快速开发;但事实是,中国一直试图在非洲推广威权政体模式。”巴尼特说。

    招商局要在吉布提打造东非“蛇口港”

    中国军舰离开广东湛江港口前往吉布提

    12月29日,中国最大的港口运营商招商局刚在东非吉布提港,签署了价值3.5亿美元的投资协议。招商局的声明说,计画在这裡複製深圳蛇口港的模式,并践行国家“一带一路”发展倡议和招商局集团海外业务发展战略。

    “吉布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说明了中国的军事战略目标、强大的外交工作、以及雄厚的商业投资是相辅相成。” 巴尼特说,吉布提港口是通往红海的重要门户。2017年,中国在吉布提设立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就曾导致包含美国在内多国的紧张。

    2018年底,特朗普政府发布任内首份非洲战略,就曾指责中国利用“贿赂”、“不透明的协议”和“债务”手段控制非洲,并谴责中国企业腐败横行,不符合美国发展计划所要求的环境和道德标凖。

    在马佳士看来,美国新政府应该调整这种以“对抗中国”作为出发点的非洲战略。

    “(美国)不应该是为了对抗中国,才把非洲列为优先事项。美国必须建立自己与非洲相处的模式与关係,比如接待非洲领导人、在疫情大流行时与非洲国家互动等等。

    ”他提醒,美国的非洲政策若笼罩在对抗中国的思路之中,将无法成功。

    “你不能靠复制一个美版一带一路协议去跟中国竞争,那不是我们该做的。” 马佳士说。